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的情人好么 4

走进来的是一个曼妙娇俏的女人,岳明辉从沙发上赶紧起来,正要出声,发现了靠在女人肩上喝的不省人事的卜凡。

岳明辉定睛一看,那个女人,可不就是这些天每天都跟卜凡同进同出,昨天还在饭店碰到的邢茜么。这张脸,真是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大活人,邢茜也是懵了,站在门口,呆呆的不说话。

岳明辉这才反应过来,让一个女孩扶着一米九醉汉站在自家门口,委实有点缺乏风度,连忙从邢茜身上接下卜凡,把卜凡架到沙发上。

岳明辉到底是个长者,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否则这个气氛实在太尴尬,“那个,我是凡子的哥哥,今天多谢你了。”

邢茜带着点娇羞,也带着点不好意思,“凡哥没跟我说过他哥哥跟他住一起,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吧。”

岳明辉现在头很大,心里说,姑娘,不是凡子的哥哥跟他住一起,是凡子跟他哥哥住一起。

表面上还要维持作为长者的风度,“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时间都这么晚了,要不······”

没等岳明辉说完,邢茜就知趣的说,“那个,今晚就麻烦哥哥照顾凡子了,我先走了。”这话说的,再结合她娇羞又有点骄傲的神态,演的太像卜凡的女朋友了。咦,不对,说不定这姑娘,已经是凡子的女朋友了。

“那个,你等一下。”                                                                                                         

邢茜回过头来,“怎么了?”                                                        

“卡······”                               

邢茜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忘了我忘了。”说完把卡放在岳明辉手里。

“没有没有,今天太谢谢你了······”                         

送走邢茜后,岳明辉直接进了卧室。把房卡收进自己的钱包。

呆呆的坐在床上,最后都气笑了,“岳哥我今天是被逼宫了?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岳明辉心里烦,第二天没等着闹钟响便自己起来了。连饭都不愿意吃,就拿了车钥匙走了。

卜凡醒来是在十点多。

饶是皮质的沙发再舒服,也碍不住卜凡的大个子,所以一起来,卜凡便觉得浑身酸痛。

卜凡睁开眼睛看着周遭的环境,一巴掌招呼在自己额头上,“这下误会大了。哥哥准是生气了。”

卜凡赶紧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岳明辉的电话没打通,邢茜的电话倒是打进来了。

“凡哥,你好点没有?”

对面的声音甜腻的像能滴出水来。

卜凡却丝毫没有兴趣跟她插科打诨。声音低沉,“谢谢你昨天送我到这边来。”

邢茜注意到,卜凡说的是送他到这边来,而不是送他回家。这是在搞什么嘛。

“应该的,本来就是,互相帮助的事情嘛。”

不提这一茬还好,一提这个,卜凡的眉心又皱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炒cp是公司的主意,甚至没有得到他的同意。

昨晚,经纪人说好只是跟搭档一起吃顿饭,到了饭店才发现,原来只有邢茜的经纪人和他经纪人四个人。为的,就是跟两个人制造话题。

卜凡本就是个痴迷电脑游戏的宅男,不擅长跟女生交谈。偏偏邢茜跟她经纪人总是cue他,他觉得尴尬,只得一杯一杯的喝下对方敬来的酒。毕竟是北服学妹,太冷漠,着实不合适。

饭局散了,两边儿的经纪人对了个眼神,悄摸声声的尿遁了。卜凡这才想起来,还跟岳明辉约好了一起吃晚饭。

趁着酒精劲儿,嚷嚷着要去望山小区。

邢茜一小姑娘,没见过这么壮的汉子耍酒疯,只能唤来服务员,把他拖到自己车里。寻思着望山小区是他家,直接开车把他送过去了。

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卜凡稍微过了点酒劲,当然这也仅限于他能稍微自己行走了,精神,还是混乱的。

卜凡半靠在邢茜身上,一路畅通的来到岳明辉家里。

邢茜拿着卜凡的手指开指纹锁,却一直打不开。

卜凡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口袋。

邢茜从卜凡口袋里掏出门卡,刷开了门。

 

回忆起昨日的种种,卜凡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迅速的洗漱完毕后,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打车往岳明辉公司赶。

“昨天怎么回事儿啊,你就这么把自己醉酒的艺人丢下自己跑了?”卜凡的声音难得生硬。

对面的经纪人也不是吃素的,“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给你制造话题,媒体那边我都安排好了,差不多今儿中午新闻就能爆出来。你俩就等着火一阵子吧······”

卜凡只觉得的头大,“不是,谁允许你爆给新闻的,我一个模特,整这些花里胡哨的有用么?就算要转型,也得靠作品不是?”

经纪人冥顽不灵,“我昨天不都跟你说了?咱们公司跟邢茜公司都协商好了,这出戏,你说不演,都晚了。”

要不是还要联系岳明辉,卜凡直接就想把手机扔车外面去。

卜凡一遍遍拨岳明辉的电话,一遍遍的忙音。

出租车停在了财富中心A座。

这是卜凡第一次来岳明辉公司找他。

这么大个楼,是第几层他都不知道。

进去之后,看了眼楼标,在百余个标志中找到了岳明辉的月辉工程造价咨询公司。

他弓着腰,跟楼下的保安说,"那个,我想去16楼。月辉造价咨询公司。”

保安抬头看了卜凡一眼,心里想,好家伙,这土匪脸,可别是来滋事要债的。保安清了清嗓子,格外谨慎,扔出来一个许久不用的访客登记本,“把你,身份证押下。在本子上写下联系方式。”

卜凡心里纳闷,别人都不需要这么多流/程,怎么到自己这儿就这么麻烦。

该拿出来的都拿出来了,该填的也填好了,保安仍是不放心,“小伙子你别走,你去月辉是干哈的,找谁啊?”

“找老板,岳明辉。”

保安又掏出一本尘封已久的本子,翻了几页,“嗯,是他。”这才把手里的临时电梯卡交到卜凡手里。

卜凡径直去了16楼。            

 

画着精致妆容的前台小姐齐柏打卜凡一踏进公司就认出了他就是当下最火综艺的常住嘉宾,但职业素养让她保持冷静,“请问卜先生您找谁。”咦,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卜凡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火了。

“我找岳总,岳明辉。”

齐柏清楚的记得今天一上午王启王总都会在这里跟岳总商谈抵补套利项目的事情。但面对如此man帅冷峻的偶像,还是要客气一点的。

齐柏假模假样的翻着手中的时间表,“您怕是记错了吧,今天上午岳总的时间全部是王总的——”

“要不您在这儿签一下姓名,我进去问一下。”

卜凡想也没想,在访客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齐柏心中暗喜,踩着小碎步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岳总,卜先生找。”

岳明辉气急败坏,竟然找到这里来了。少有的口气不善,“不见。今天没时间。”

齐柏心里一阵嘀咕,岳总向来温文尔雅,平日就算是提前没约,或是真的在忙,也会跟访客说清楚,再约好时间。像今天这样不问缘由一律不见,着实反常的很。更何况,对方还是卜凡。

 

齐柏回到门口,“不好意思卜先生,今天我们岳总跟王总有要事,要不您改日再来。”

卜凡摇摇头,“他总有下班的时候,我坐在这里等。”一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样子。

齐柏有些尴尬,一米九的男模坐在公司门口,这像什么样子?

好在这时李英超过来了。齐柏赶紧指了指卜凡,示意李英超处理一下状况。

李英超冷哼,”哟,大明星怎么来我们这儿了?”

这一年里,卜凡跟李英超木子洋岳明辉曾经好几次一起出去吃饭,他跟李英超虽不算熟识,但也算老相识。

卜凡知道自己有错儿,面对李英超的嗤之以鼻不敢大声喘气儿,只得好脾气的拉住李英超的手,“好弟弟,帮帮我吧。让我见见哥哥。”

岳明辉跟王启一前一后的出来了,看到卜凡眼皮都没抬一下,冲着李英超一笑,“儿子,咱公司开娱乐项目了?怎么什么人都往咱这儿凑啊。”说完,头也不回的跟王启一起走了。

卜凡赶紧抓住岳明辉的衣角,”哥哥你中午有空么?”

岳明辉想挣脱,却敌不过卜凡力气大,只得轻飘飘的说,“没有。”

“那下午呢。”

“没有。”

“那晚上呢,晚上我在家等你。”卜凡的声音有点哀求,也有点怯懦。

岳明辉捋了捋头发,笑的极其好看,“谁说,哥哥我一定回家?”

卜凡点点头,松了岳明辉的衣服,“我在你家门口,等到你回来。”

那天晚上,没了门卡的卜凡在岳明辉家门口呆了一夜,身上多了二十几个蚊子包。

莫约早晨六点多钟,正是卜凡半睡半醒的时候,他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说着绝情的话。

“凡子,要不咱们就这样算了吧。”

卜凡站起来,看到对面的男人神情淡漠,“你说什么?”

“钱我都给你结清了,这套房子归你了。我走。”说完把门卡重新塞回卜凡手里。


评论(1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