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如果月亮有耳朵

啊这是怎样的幸运和幸福!笔触真是太温柔太细腻啦,坐在图书馆里的我根本无法继续背书了,只想回宿舍在床上翻滚~

啊逢灯宝贝真是人间精品~等我考完试一定写长评给你啊~

逢灯:

    送给 @郁华 姑娘的一个小短篇,没啥情节的小日常。

    祝你构思顺利,希望喜欢。


————————————————————————

    “儿童的第一次表达是动作,幼儿的倾诉方式通常是,双脚乱动…”

 

    他们下周要上个育儿类节目当嘉宾奶爸,除了小弟之外的三个人都在恶补儿童使用安全指南,小弟在自己屋里玩他们要带给孩子的见面礼,美其名曰安全检查。

 

    岳明辉这会儿正在看一本讲如何从表情、动作、声音、文字和图案中了解儿童表达的书,卜凡坐在他旁边看玩具说明书,想要自己拼几个模型带给节目里的小孩,眼睛倒是专注于手上的零件,但一双腿不安分地摆来摆去,有时靠近岳明辉,有时分开一点,然后继续靠近他。

 

    他的腿总是这样,仿佛太长了,无所适从,或者它们就不应该是自己的一部分,找不到该摆放它们的位置和姿势,它们不适合并拢,不习惯交叠,大千世界没有它们的容身之所,所以它们无助地向队长求助:

    你看看我的腿,你再顺便看看我。

 

    有时在镜头里岳明辉快被卜凡的腿挤扁了,他就偷偷敲敲它,但卜凡浑然无知,不为所动,岳明辉一声叹息,李英超一声尖叫,李振洋一声嗤笑。

 

    岳明辉调整姿势失败,只能调整心态:也许那本来就不是卜凡的腿,其中有一节该属于岳明辉,那是他应该拥有的五公分身高,所以它们总是无意识地向他靠近,肋骨要回到躯体的怀抱中,岳明辉的腿要回到岳明辉的腿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岳明辉在心里呸了一句,接着看下一段。

 

 

 

    “快乐或不快乐的感觉都会被他们转化为某种声音和动作…”

 

    “啊!”

 

    卜凡崩溃地把图纸往桌上一扔,转身抱住岳明辉,头埋在他肩上,拉着他一起重重倒在沙发背上。

 

    “哎哟怎么啦?”岳明辉合上书,反手摸摸他的脑袋,那脑袋顺势在他肩上扭了几下。

 

    卜凡没回答他,手抱得更紧了。

 

    岳明辉看着一桌的零件和玩具盒子上写的599片,暗暗腹诽小弟约莫是报复卜凡在节目上说要揍他才给挑了这么个地狱难度。

 

    “你松松手,”岳明辉感觉自己快被勒平胸了:“我看眼。”

 

    “我不。”卜凡说。

 

    “……”

 

    “不是,就一下,我拿图纸看眼。”岳明辉试图说服他:“快点,喘不过气了,撒手。”

 

    卜凡不听,卜凡还往下钻了点,整个脑袋挂在他胸口。

 

    “触摸、拥抱等肢体动作会令他们感到舒适和安全。”

 

    岳明辉脑海中浮现出一行字。

 

    他艰难折起被束缚的手,去触碰卜凡袖口外裸露的部分,指尖滑过皮肤,然后包裹住整个手腕,大拇指画着圈在上面摩挲。

 

    卜凡撤了手。

 

 

    他丧气地探出身子拨弄着桌上的零件,岳明辉认命地往前挪了一点才够着桌子。

 

    “哟,这玩具做得够细啊,还ABCDEFG类零件。”岳明辉拿着图纸啧啧称奇。

 

    卜凡一声不响地从他手中抽回图纸,埋头又开始给零件归类。

 

    得,较上劲了。

 

    岳明辉捏了捏他的耳朵,看着那里变红了一点,然后打开合上的书。

 

 

    “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因心情而改变…”

 

    岳明辉又走神到了卜凡身上,他分好了零件的类别,正按照数字标记顺序将一个个小东西在茶几上排列好,就像小孩捧着碗,用筷子把红豆从绿豆堆里夹起来,这件事情实在太繁琐,他漂亮浓重的眉拧作一团,嘟着嘴,显出一种天真而懊恼的神色。

 

    他有时候严肃地过分了,皱着点眉,没有微笑,脸上顿时显出疲惫和厌倦,叫人一眼看出他多么憔悴。

 

    岳明辉小心翼翼问他:“我凡子不高兴啦?”

 

    然后他就露出淘气狡黠的笑容。

 

    骗到你了吧,他的眼睛说,他的唇角说,他满腔灵魂在脸上雀跃着说。

 

 

    “…没有一起走到最后的话…”李英超在台上说。

 

    岳明辉用余光看了一眼卜凡,不是现在,他默念,不是现在。

 

    他没有生气,没有失望,没有落泪,也没有表情,看着台上的弟弟。

 

    眼睛里是什么?

 

    也许是等待,等待另一只鞋子落到地上吗?就像等待所有命运的终点那样,等待以后还有一只手像此刻这样从身边搂过他,安抚地滑过他的手臂。

 

    然后他举起了双手,冲小弟比赞,把脸埋在手臂的阴影中。

 

 

 

    “啊…”岳明辉发出一声叹息,把卜凡从手头活中惊醒过来。

 

    “怎么啦哥?”他不解地问。

 

    “不要皱眉,”岳明辉缓了一下,吞下情绪,伸手点点他的眉心:“会留印,不好看的。”

 

    “啊?哦。”卜凡乖乖露出了个笑,下一秒又收了起来,蛮不讲理地问:“你咋管这么宽?”

 

    “我乐意,”岳明辉往后一瘫,闲聊起来:“你看啊,这个书上说,有个小孩画了幅画,画里是棵树,绑了绷带,还有一条蛇在流血。”

 

    “生病的树和受伤的蛇。”卜凡总结。

 

    “对,这个书上解读说这小孩是被领养的,所以他就一直很焦虑,这个代表他被伤害和居无定所,所以象征依靠的树木是没有根的,还频繁生病,非常虚弱…”

 

    岳明辉话锋一转:“凡子,你画幅画吧?让哥看看你在想什么。”

 

    “……”

 

    “不是,哥,你这是儿童画解析,儿童画,儿童懂吗?我一米几几的人你还叫我儿童?”卜凡抗议。

 

    “哎差不多差不多,画一个画一个。”岳明辉瘫得很舒服,一条腿娴熟地往卜凡腿上一挂。

 

    卜凡认命地拿起笔,在说明书背面创作。

 

 

 

    “哎我看眼,哎你这画的什么啊?这是啥,咱们四个?手拉手是吧?哎瞧你这手画的你看,洋洋手这么长啊?得有两米了吧?还带拐弯的,洋洋是章鱼是吧?

 

    这个小的是弟弟吧?行,弟弟头跟身子一样大,行,知道你觉得他可爱了。

 

    哎你真好意思,就给你自己一个人画脸,哎还断眉我天,给你个彩笔你是不是还得带妆了啊?哎你还A写头上,知道A什么意思吗就写脑门儿上。

 

    别抢别抢,哎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哥哥再看眼再看眼。

 

    唉,你给我画的这刘海,唉,好了,咱到此结束吧,不点评了。”

 

    岳明辉长叹口气,突然注意到画面右上角还有个小弯月亮。

 

 

    “这啥,”他指着那个小小的笑眯眯的半圆问:“这得是个月亮吧?画了眼睛就算了,咋还长了耳朵?跟俩小翅膀似的。”

 

    “啊,我也不知道,顺手画的,试试笔出不出水。”卜凡挠挠头说,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在小角落画个长耳朵的月亮,看着挺滑稽的。

 

    “如果月亮有耳朵…”岳明辉继续苦思冥想,非要找个解析出来。

 

    “得了别想了,我拼一早上都给我拼饿了,找点吃的东西去,别看了别看了。”卜凡拉着岳明辉起身就要往厨房走。

 

    “如果月亮有耳朵…”岳明辉边走边念叨。

 

    “哎岳师傅学艺不精,别分析了,我跟你说,真的,那就一随手画的小东西,你这个老岳不要本末倒置。”卜凡不耐烦地拖着他走。

 

    “如果月亮有耳朵。”岳明辉突然停下了。

 

    “你咋急刹车啊?”卜凡转过头问。

 

    “如果月亮有耳朵。”

 

    他伸手扯下卜凡的衣领,亲了他一口,满意地看着卜凡瞬间脸色通红,像只不知所措的兴奋大狗。

  

    如果月亮有耳朵,他应该听见你如擂的心跳。


    END


    天狗食月 

    借微博上这位姑娘截的图来解释一下什么叫岳明辉的腿必须回到岳明辉腿上

 

评论(2)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