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理想国(abo)6

好死不死的熬过了事务所的忙季,熬过了整个冬天,待到树苗抽了绿,野花儿结了骨朵,岳明辉才从忙碌的工作中抽离。

岳明辉查了好些资料,琢磨着去卜凡所在的经纪公司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于是找出八百年前的简历模板,好一通删删添添,连同自荐信以及一堆证件的扫描版,打包发到了坤音娱乐公司官网上公示的招聘邮箱。

低头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刚好五点。岳明辉赶紧收拾了东西,背起包就走人。

同事打趣,岳哥自从谈了恋爱,一分钟都不愿意多在办公室待!

岳明辉啐了一口,“你丫愿意在办公室多待?”

同事一脸嫌弃,“我说老岳,什么时候把你家alpha喊过来,哥几个可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可不能被你蒙骗了······”

                                                                              

岳明辉来不及跟同事扯皮,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下来。卜凡的车就停在离电梯不远的地方。

岳明辉钻进去,朝他嘿嘿笑了两下。从包里拿出一块儿豪雅卡莱拉的银白色腕表,拽过来卜凡的手,便往里带。

卜凡知道这表不便宜,笑了笑,说,哥哥大手笔啊。

岳明辉瞥了瞥嘴,说,那可是,一个月白干啦,全交代给这块儿表了。

卜凡有点儿心疼钱。买块熬不动煮不烂的表,至于花这么多钱么?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干啥?于是说,买这么贵的干啥,我又不喜欢这些名牌。你送啥我都喜欢。

岳明辉一脸严肃,正儿八经的说,这可不行。这是咱分别了十年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哪能糊糊弄弄啊?再说了,我们凡子是模特,多少眼睛盯着呢,怎么能随随便便的买呢?

卜凡听了这话心里美滋滋,暂且放下了心里那点儿扣扣搜搜,说,行吧,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卜凡今天休息,菜是提前买好了的。回到家他就开始忙活,又是化肉又是杀鱼,叮叮咣咣好一通。汗顺着一张刚毅的脸直往下滴,也分不出手来擦。终于,一阵阵香味儿冒出来,这菜也基本上做好了。

酸菜鱼,可乐鸡翅,宫保鸡丁,都是岳明辉喜欢吃的,都是卜凡的拿手菜。

岳明辉有点儿不好意思,人家一年才过一次生日,结果还得忙忙乎乎的买饭,接自己下班,回到家还得自个儿做饭。憋屈啊。

这一切,对仪式感爆棚的山东人卜凡来说,不可谓不残忍。岳明辉如是想。

所以岳明辉此刻有点儿难为情,自打儿卜凡端着菜坐下来,他心里便愧疚的不行,不大敢抬头看卜凡的眼。

卜凡觉得好笑,说,咋了哥哥,吃了小半年了咋还扭捏上了。

岳明辉咂摸着卜凡的话里没一分委屈的意思,才小声说,你这过生日呢,还照顾我,我这不是心中有愧么。

卜凡笑的前仰后合,说,就因为这?嗨,我一一米九的爷们儿,照顾男朋友怎么了?

这句男朋友,让岳明辉很受用。

年轻的alpha大多占有欲极强且大男子主义,动辄便称呼自己的Omega为‘我媳妇’,很多小o会在这时顺势依偎在自己的alpha怀里,可西城岳少、全公司前十的爷们受不了这个。觉得称呼一个大老爷们为媳妇吧,总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歧视意味。倒不是说媳妇这个称呼怎样,而是这个称呼,委实不是给男人的。不能因为咱是Omega,就忽视了男人的本色吧?所以卜凡的这句男朋友,算是落在他心坎里了。

然而,大岳哥会这样如了卜凡的意么?

显然是不会的。

于是惺惺作态,说,是准男友。

卜凡点点头,从善如流的从衣服里掏出两枚素戒,不是多亮,也没有钻,在灯光下,隐隐发着银光,却说不出的好看。

卜凡走过来,蹲在岳明辉面前,“所以哥哥考虑好了么?”

岳明辉脸上的笑收也收不住,从卜凡手里挑了个大的,带着卜凡手上,又拿了小的,套在自己手指上。

对着光,看了看,说,哟,品味不错嘛,哥哥挺喜欢的,就先收下了。

“那就答应呗。”

岳明辉笑了,心想,这准是个傻子吧。知道弟弟脑子有时候转不过弯儿来,于是拿出少有的几分正经,说,“我没说不答应呀。不想答应跟你你来我往的这几个月算什么?吊着你玩吗?你哥哥闲的呀。”

卜凡福至心灵,顺势趴在月明湖怀里,想嗅嗅他的味道,却一丝都闻不出来。

卜凡有点儿气岳明辉过分的自控了。

岳明辉觉得好笑,摸着卜凡的拴马住,说,“哎呀,别急嘛,吃完饭,等一会儿,哥哥好好给你闻,好不好?”

 

好,当然好,简直不能太好了。

说不定还可以干点儿更没羞没臊的事情。想到这里,卜凡整个像个巨形犬一样偎在岳明辉身边。若是他能生出尾巴,此时也必定是一下又一下的摇晃的吧。

 

他们错过过,分离过,又再次相聚。好巧不巧,这枚戒指,最终还是落在了彼此的手指上。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合情合理。

 

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再自然不过了。

杯盘狼藉后,两个人来不及收拾残局,便不知怎的缠到沙发上,一个压着一个,浑身没一处不黏在一起的。

卜凡将手探进岳明辉的衣服里,摸了把浅浅的薄汗,顺着腰线一路向上,最后停在胸前那颗红豆上。

似试探,似挑逗,他揉搓着,打着圈。

身下的人很快便软的不行,只觉得脑袋里轰轰的,除了自个儿和身上这人的心跳,什么也听不真切。

触觉却仿佛被放大,全身的感官似乎都集中在了卜凡流连着的那处。

不做0的大岳哥对这陌生的刺激有些惧怕,急匆匆的往外推着卜凡,却使不上劲儿,到了对方眼里,变成了欲拒还迎——

卜凡的动作变得更加放肆,神情也变得迷离,那眼神里的几丝清明在情爱的渲染下消失殆尽,蒙上一层欲望的意味。

烟草味儿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外泄,叫嚣着身上人的渴望。

岳明辉顿了顿,晃了晃脑袋,召回了几丝理智,对卜凡说,先去洗洗吧?

 

卜凡觉得这可能是自己二十六年人生里语文水平的巅峰时刻了。岳明辉说的,是先去洗洗吧,不是一味地拖延,更不是强硬的拒绝——他听懂了。

于是心领神会,起了身,让岳明辉坐起来,说,哥哥你先去洗。

岳明辉笑的好看,几条不浅的细纹刻在眼角,他说,嘿,凡子,不想一起洗吗。

 

饶是今晚卜凡的语文水平勉强过了关,也不知道原来可以有这种操作。

原来做哥哥的男朋友是一件这样幸福的事情。

卜凡有点飘飘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岳明辉笑他呆,自己起了身往浴室走。

卜凡一下子反应过来,把人一提,圈在自己怀里,岳明辉也不忸怩,更向上的攀在卜凡身上,两条腿还缠住他的腰——

 

卜凡只觉得自己腿都要软了。似乎浑身的血液都往那一处冲,那处已经肿胀的不像话,死死的抵住岳明辉的大腿。

意识到这里,卜凡的脸红了。

 

水洒在两个人身上时,两个人还紧紧抱着,吻变得愈来愈深,呼吸声也变成了深沉而断断续续的喘息,卜凡的手还在尽心的揉搓着怀里人胸肌上的两个红点儿,身下那处重重的抵在那人的下体,磨蹭着,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直到岳明辉的声音想起。

“嘿,还洗不洗了?洗完了到床上做不好么?非得交代在这儿?”

卜凡突然就站直了身子,红着脸连声说,洗洗洗。末了还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加了句,我这不是没忍住么。

岳明辉似笑非笑的盯住卜凡的眼睛,“瞧你这点儿出息。一会儿啊,哥哥带你玩点儿好玩儿的。”

卜凡看向那人,那人浑身上下都透着欲,偏生眼里写着清明。

卜凡只想骂娘,怎么有岳明辉这么会勾人魂儿的?怕不是聊斋里的妖精托生的吧。


评论(6)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