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理想国(abo)5

第三天天还濛濛亮,几乎在床上躺了三天的岳明辉终于爬起来了。

熬过了一场来势汹汹的情热,混沌的精神和焦灼的心情都安定了不少。除了身体还有些提不起来劲儿,腿也软的厉害。

扭过头看了眼睡在自己旁边的卜凡,只觉得凡子长得,浓眉大眼,甚是好看。索性撑着手趴他身上,脸贴着脸。那人的呼吸打在他脸上,岳明辉心里痒痒的。刚刚度过情热的他很清楚,这是爱的感觉。是想牵手,想拥抱,想依偎,想把一切交付给对方。

卜凡在床上睡得沉。于是岳明辉伏了伏身子,痞气里带着点儿羞涩,偷偷在卜凡的眼睛上印了个章。

岳明辉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随后开始在卜凡的房子里瞎转悠。上次来时,拘束的紧,都没好意思仔细打量。这不大的房子里,处处都是自己的痕迹,博古架上,是岳明辉初中时买的CD和他高考前刷烂了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电视机旁有个架子,上面是岳明辉熟悉的那只篮球。他把那只球拿在手里,细细的摩挲。这只球质量很好,是当初15岁生日时三个弟弟凑钱送自己的。他打了三年,旧是旧,却一点儿没坏。后来在大洋彼岸的他再没买到过那么称手的篮球,甚是怀念,同时叹息它只能被当成垃圾卖去收费站。当初他们高考后本是要返校一次的,意外的分化成Omega的岳明辉不愿故地重游,于是很多高中时期的东西连同这只篮球,都被落在教室里。没想到这个傻弟弟竟然替自己一一拿回来细心的收好,归置在一眼就看的到的地方。

岳明辉不知道卜凡是以怎样一种心态将这些东西放在家里最明显的地方的,明显到无法忽视,打眼一看,就能看到。可若不是这个意外,他卜凡甚至连见自己一面的机会都寻不到。

这个弟弟无疑是爱自己的,种种细节,他不聋不哑,一清二楚。现在仔细想想,卜凡的爱意可能从十几年前自己未分化的时候就开始了,甚至于更早。岳明辉有点惋惜当初自己的粗神经,若是早知道卜凡的心意,兴许便不会对他那么残忍。堵物伤人,堵物思人,看着这些老物件想念自己时,卜凡到底是怎样的伤心呢。岳明辉很想问一问。

跟卜凡恋爱的话,的确是个上佳之选。这很好。

想到这里,他突然就觉得心里踏实了,实在了。觉得身下不再是真空,时时可能跌落了;觉得身后不再是深渊,步步如履薄冰了。他知道,有个人一直会等他,等他适应一个固定的伴侣,等他适应一个相伴终身的配偶,等他愿意自己展开盔甲,然后用温柔将自己包裹。

被这样的深爱,无疑是幸运的。无需担忧背叛,也不需被迫改变。卜凡为自己在黑夜独行十年,也为自己咽下所有思念。他岳明辉不必彷徨,也不必急促,一切,就让它发生。

 

没过一会儿,卜凡的闹钟也响了。两个人一前一后洗漱完,吃了点儿吐司,便各自上班去了。

临走时,岳明辉回过头看了看手里拿着公文包的卜凡,露出两个虎牙,笑的肆意,“不如晚上再来公司接我啊。一起吃饭啊。”

“诶,好嘞哥哥。你下班儿了给我打电话。”

 

自己两天没出现,项目上被几个新来的小孩儿们弄得一团糟,进度几乎没怎么推进。但这并不能影响他此刻美妙的心情。

事情要一样一眼的做,活儿得一样一样的干。

安全度过了情热期的他神清气爽干劲儿十足,效率也比平时高出了不少。

一边哼着歌,一边将手头上的任务完成。竟然不出十一点,便结束了。

他打了个电话给卜凡让他来接自己,那人声音浸着笑意,说,哥哥你来车库就行,我已经在等你了。

岳明辉第一次当着办公室里的同事跟准男友打电话,有点害羞,磕磕绊绊的对卜凡说,不是说快结束了给你打电话么,提前等着不烦么?

对面儿那人笑呵呵的说,不烦不烦,我这不是为第一次约会激动么。

岳明辉老脸一红,挂了电话,拿了东西迅速往门外冲,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家准男友啦。

同事歆羡的看着任务结束可以打道回府的岳明辉,带着点儿嫉妒的揶揄,“呦,岳哥这次是交了个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

岳明辉大手一挥,乐呵呵的瞎嘚瑟,“岳哥这是要有男朋友啦。一米九二的模特大A,巨帅!”

同事痛心疾首,“哪来的大A栽你这个钢铁直O手里了?苍天无眼啊!”

岳明辉继续瞎嘚瑟,“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下了电梯岳明辉一样就看到了卜凡的车,迫不及待的钻进去,对卜凡说,“想吃你做的饭。我家没食材,去你家吧。”

卜凡转过头来捏了捏岳明辉的耳朵,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忙了一天也好看。想亲。

表面还是要克制的,于是他点点头,说,成,回家做饭给你吃。于是启动了车子,往自家的方向赶。过了会儿岳明辉反应过来了,问,这都十一点多了,你是不是已经吃过了。

若是卜凡吃过饭了,自己再让他劳神费力的给自己做一顿,实在是太过分。那样的话,就在路边随便找个点垫吧垫吧。

卜凡嘟嘟囔囔,“你瞎想什么呢?说了一起吃饭,我怎么可能不听你话提前吃呢。”

岳明辉有点儿过意不去。说,“你看,哥哥忙季就这个点儿下班,是我今天考虑不周了,以后绝对不在忙季跟你吃晚饭了。”

卜凡开着车分不出神看他,说,“你不是爷们吗?咋想那么多呢,我这一米九的个子二百来斤的,饿会儿咋了。再说,我平时都不吃晚饭的。”

岳明辉心里诽谤,我是爷们儿啊,这不是因为喜欢你,才变成老妈子了么。当然,这话岳明辉怎么都不会说出口。于是撇撇嘴。

 

回到家等岳明辉吃上那口心心念念的菜时,已经十二点了。

卜凡一当模特走秀场的,真的在控制体型,也不怎么动筷子,只是偶尔夹一根儿土豆丝儿,其他时候都看着岳明辉吃。

“哎哥哥,你这都三十多了,别在事务所干了呗。太辛苦了,我怕你撑不住。”

这话不是瞧不起Omega,更不是瞧不起岳明辉。事务所的确不适合大龄青年。一般人进事务所也就是把它当个跳板,干个三年便跳走了。偶尔有坚持个五六年升了高级经理的,也会马上寻个下家。向他这样升了高级经理还没半点儿跳槽意思的,实在少之又少。

岳明辉不是没想过跳走。虽然身为Omega,但在事务所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早就证明自己实力了,所谓性别歧视,自然挡不住他的道儿了。只是他是个磨磨唧唧的性子,一直没决定好去哪儿。

“嗯,是想着跳槽来着。我这不是没想好去哪么。”

卜凡循循善诱,“要不然来我们经纪公司?我听洋哥说,缺个财务总监。活儿也不算累,至少比你现在好点儿,收入也还成,最主要的是,有个男模陪你······”

岳明辉当然知道他的心思了,想了想,说,“行吧,我到时候看看吧。不过得等我忙完这季了。把自己的项目推给别人拍拍屁股就辞职的事儿,我这辈子也干不出来。”

卜凡听他说了看看吧,就觉得有了那么三四分谱。心里高兴,飘飘然,一不留神夹了块儿肉放在嘴里。

嚼着嚼着,突然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在自己嘴上,“操!”

岳明辉在一边儿笑的人仰马翻,“没事儿没事儿,艺人生涯,总有失误的时候。就这一口,长不了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些人呢,就是单凭水里的微生物都能长胖。

卜凡说,我恨。

 

\\

没有评论的话真的写不下去啊摔

求不单机

 

 


评论(2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