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理想国(abo)4

“哥哥,你发烧了,起来吃点儿药?”卜凡推了推被自己放在床上的岳明辉。

岳明辉一路被这人抗来抗去本就半醒不醒,睁开眼睛,一把拿下来被卜凡搭在额头上的湿毛巾,扔在一边的床头柜上,沉沉的说,“嗯,哥哥恐怕不是发烧。”

卜凡忽然就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得,瞧这人平时活的有多糙,自己都忘了他还是个会发清的Omega。

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手中端着的茶杯和拿着的药丸成了笑话,昭示着自己有多无知,只得眼巴巴的看着他。

岳明辉挺起身子,半靠在床背上,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不认识我了?”

说着接过卜凡手中的杯子,嗯,热的,刚好,两口喝完,随即把空杯子还到他手中。

在卜凡的印象里,发清期的Omega是毫无理智可言的,加之浑身瘫软无力,所以只能任人摆布,甚至宰割。而他哥哥倒好,还能笑得一副没事儿人似得。

浑身泛热的Omega此时其实是更想喝一杯冰水的,但胃中的疼痛还在叫嚣,只得把这杯热水一饮而尽。

汗水顺着他有些日子未修剪过的发梢流下来,脸上还泛着红晕,眼神里透着水汽,吞吐的气息又粗又热,还有那排牙齿,一遍遍的撕扯着已经泛白的嘴唇······无一不再透露着岳明辉此时的难熬。

欲火难平,情潮难灭。

卜凡强忍着将他压在身下的渴望,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岳明辉给他的反应逗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不给哥哥拿点儿扑热息痛?胃里有点儿不舒服。”

卜凡皱了皱眉毛,眼神有些怒火,活像个家暴犯,“胃疼就吃止痛药啊?”

“嗯,不,不然呢?”岳明辉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却依然强撑着头,说这些有的没的。

卜凡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晚上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嗯,你说呢?”一双饱含情欲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卜凡。

这该死的人。怎么这么会撩。

可他偏偏什么都不能做。多做一分,就是过线了,是要被哥哥拉入黑名单的。

卜凡深呼吸,站起身,“我去给你弄点儿胄,你先休息一下。”

“嗯。”

 

卜凡一走,岳明辉便瘫在了床上。

明明打过了抑制剂的。

不过想来这些天劳神费力,思虑又重,全凭一口仙气吊着,有现在这些反应,也是情理之中。

本身打了抑制剂就是要静养才好。

他就是仗着自个儿体格好,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可真是难捱啊。

身体像着了火一样,偏偏胃里还像针扎,痛的密集。

身下的褥子被体温灼的滚烫,他忍不住翻了几个滚,可那股热却丝毫没有消下去的迹象。

那处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时刻提醒着它的主人,它需要被填满。空洞在体内扩大,犹如石子投入了静谧的水面,激起一层层的圆圈。

他不耐烦的踢掉了卜凡为他换上的睡裤,伸手想脱掉内裤,可残存的一丝理智和羞耻心让他最后只是把手覆在了疼痛的胃上。

腿不停的摩擦着真丝的床单,像是在抵制情潮,却又带着几分求爱的意味。

 

所以当卜凡端着粥和一盘儿炒西兰花进来的时候,几乎是一瞬间上了头。

烟草的味道不受控制的溢出来。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岳明辉清了清嗓子,勉强自己唤回理智,“那个,你别端进来了,弄得全是味儿,放客厅吧,我过去吃。”

卜凡点点头,端着盘子和碗回了客厅。

岳明辉还没来得及起身呢,卜凡又哒哒哒的跑了回来。

“哥哥我扶你过去。”

岳明辉噗嗤笑了,念叨着,你这一身味儿扶我,我更走不动道儿了。

卜凡讪讪的松开手,却又不敢离他远出两步。

岳明辉颤颤巍巍的走到饭桌前,三口喝完了粥,几筷子夹光了菜,胃里的疼痛被热汤热菜压下去了不少,半倚着椅子,强迫自己不去在意身下那处空洞。

 

卜凡蹲在他身边,“要不我去给你买抑制剂吧。”

岳明辉看他蹲在自己面前小心谨慎的样子很是受用,伸出手来撸了一把他的头发,用黏黏糊糊的声音说,嗯,已经打过了,就是最近没休息好,没大起作用。再打是要出事儿的。没事儿,就这么熬着吧。

 

卜凡感觉自己心里一下子就心疼的溢出了水。
怎么就有这么倔强的人呢。

他的哥哥,怎么就这么一分都不肯认输呢。

 

“哥哥,我想抱抱你,可以么。”

岳明辉笑的好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想抱哥哥就抱呗,这有啥的。

卜凡的胳膊牢牢将他圈住,双手一用力,把他整个抬起来,迅速把人抱到床上。

自己也倒在他身边。

 

再分不出一分精神来控制信息素,好闻的茶味儿顺着岳明辉的后颈一阵阵的溢出来,几乎要把卜凡的发清期也勾出来了。

卜凡转身从床头柜里拿了两个抑制贴,一个贴在岳明辉的后颈,一个贴在自己后颈。随后把自己的头埋在岳明辉的肩膀上。心里闷闷的,脑子也顿顿的。

 

岳明辉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这个弟弟啊,又在同情心泛滥了,嗯,还有几分少年人藏也藏不住的炽热情愫在里面。

“你咋共情能力那么强,又不是你难受。”

“你别说话,我是心里难受,真的。”

岳明辉扭头看了卜凡一眼,从善如流的闭上嘴巴。

 

所以这一晚,两人情理之中的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岳明辉又情理之中的告了假。

 

“哥哥,要不然,我帮帮你吧。”看着怀里湿漉漉的白月光,卜凡只觉得难受极了。

“嗯,没事儿,忍忍就过去了。”

“发清期三天呢,你这怎么忍啊。”

岳明辉转过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说,其实你哥哥我呢,第三天就一点事儿都没了。神情和语气仿佛在说,我厉害吧。

 

卜凡坐起来,心里委屈极了。明明自己这么喜欢他在乎他,可他宁愿生捱两天的情热都不愿意让自己帮忙。

“反正总归要有一个在一起的人,不如试试我吧,哥哥。”

岳明辉眼神里的清明闪过几丝,旋即闭上眼睛,不愿意看卜凡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应该知道,发清期的Omega是没什么理智的。”

卜凡有点火,语气有些不善,带着些少年人的莽撞质问,“你这叫没什么理智?”

说完还觉得不够过瘾,又补了句,发清期的Omega还多愁善感敏感顺从呢,你怎么不哭一个给我看看?

岳明辉背过手去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一看岳明辉这个神态,卜凡就慌了神,垂了眼,闭了嘴。

这么多年,岳明辉一生气就是这幅样子。这是卜凡跟他认识了很久很久之后才发现的秘密。

岳明辉整顿了心情,好声好气的继续把刚才的话说下去,“你知道,就算现在我答应了你,也可能不是基于深爱,而是情欲作祟。”

“这样的在一起,还是你想要的在一起么。”

 

卜凡摇了摇头。

不是,他想要的不是一个固定的床伴,不是一个上天注定的、属于alpha的Omega。他想要的,是可以携手走一辈子的伴侣,是去掉了所有欲望后,双眼清明依旧握紧对方的手。

所以,他认可了岳明辉的爱情观。

 

岳明辉笑了笑,顺了顺弟弟的毛,“凡子乖。”

卜凡顺势躺他怀里,撇了撇嘴,他只听到哥哥说,“所以呢,这个问题,你可以过几天再向我问一次。”

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动听的声音又响起,“没准儿我就答应了呢?”

卜凡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

激情码字

希望大家喜欢

希望可以拥有讨论呀~

 


评论(16)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