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理想国(abo)3

那日跟卜凡他们三个的小聚中,李英超哭红了眼睛,一边扑在他怀里呜咽,一边骂他铁石心肠。

岳明辉拍着小弟的背,好一通安慰。

李英超刚分化没多少年,还不擅控制信息素,玫瑰味儿一阵阵的飘逸出来。同性相斥,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熏的岳明辉脑子有些混沌。可他大岳哥是谁,跟一公司的alpha,beta整日厮混,在会议时对着一群大A 挥斥方遒,会接受不了这种幸福的负担?不存在的。

                                                               

一旁的卜凡却小声提醒李英超,你信息素控制的不好,别离你岳哥那么近,他会不舒服。

 

李英超的眼神又委屈了不少。退出岳明辉的怀抱。

岳明辉一看他那小眼神儿就受不了了,赶紧把他拉回自己怀里,一边给他呼噜毛儿一边安慰道,“没事没事,哥哥发清期都不怕,还怕你这点儿玫瑰味儿?”

 

坐对面的大模李振洋全程冷眼旁观,岳明辉心里有愧,自然是好声好气的哄着。一会儿给这个夹菜,一会儿给那个倒水,很是殷勤。

 

李振洋看着岳明辉手忙脚乱的乘汤,无语的说,“行了老岳,你就不是干这活儿的料儿。还是让凡子来吧。”

岳明辉从善如流的放下碗勺。这可是你们说的,不是哥哥态度不好。

 

到底是十几年的交情,从小儿一起滚泥地长大的,三杯酒下肚,那些恩恩怨怨也都放置一边儿了。

岳明辉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情绪是肯定有的。而他的处事观则是,在时机成熟之前,不妨先把情绪放在那里,就让它存在着。

时间能创造裂痕,也可以消弭创伤。

 

青岛啤酒在卜凡和灵超肚子里仿佛成了假酒,三瓶下肚就一个个胡言乱语放飞自我了。

岳明辉和李振洋面面相觑。岳明辉心力交瘁,得,洋洋,把他俩搬我家去算了。

 

就这样,李振洋背着小弟健步如飞,岳明辉驮着卜凡寸步难行,好歹把两个人拽上车。

纵使代驾把卜凡这岳明辉这辆q3一路开的极稳,也架不住卜凡和灵超吐了一路。

 

回到家,给两个酒疯子擦拭完安置妥当后,两个成熟的男人累的瘫倒在地上。李振洋本身喝了不少,又累的不撑,还带着点挑衅,一时没收住自己酒精味儿的信息素。抬眼盯着岳明辉看了许久,却发现那个人真的毫无反应,顿时备受打击。

拿脚蹭了蹭那人的肩头,“诶,你跟我兜个底儿,你是不是腺体坏了?咋啥反应都没有呢?”

岳明辉推开李振洋的脚,“只是你哥哥我比较能忍。”说完站起来擦了把汗,“我先去洗个澡,这一天可真是累死了。”

 

通常来说,醉了酒折腾了别人一夜的人,都会一大早起来把一家人吵醒。

卜凡和李英超显然属于通常的范畴。

卜凡和李英超天还不亮就爬起来,看了看这陌生的环境,又看了眼客厅沙发上倒着的李振洋,以及主卧里睡着的岳明辉,两个人对了对眼,这大概就是他们失踪已久的岳哥的家了。

想到这里,李英超立马上蹿下跳,这里翻翻那里看看,在客厅和次卧里犹不过瘾,蹑手蹑脚的走进岳明辉的卧室。在书架上拿起一个碟片,然后用气息向卜凡传话,“凡哥,快看快看,岳哥的黑胶碟片。”

卜凡一个大A,此时有点儿不好意思进岳明辉的卧室,对李英超说,“你拿出来,拿出来,客厅有个留声机。”

李英超想都没想,直接把碟片放进去,重金属音乐响彻全屋。

——“嘿超儿你干啥!”卜凡手忙脚乱的想把留声机关上,却不知道何处下手。

“操!”

一个抱枕刚巧不巧的砸向卜凡。来源不必说,也是起床气重度患者,客厅沙发上躺着首当其冲的李振洋。

“哥哥,小弟开的,你砸我干啥?”说着终于把留声机关上。

李振洋眼都没睁开,“不砸你,难道砸我小弟?”

 

主卧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卜凡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这是把岳明辉也吵醒了。

岳明辉像十几年前一样,顶着一头鸡窝,穿着个大背心儿大裤衩子,混混沌沌的走出屋子,“哎哟,这大早晨的,你们闹腾什么啊。”

卜凡挠了挠头,“我给你们做饭去······”

岳明辉拉住卜凡,“甭做了,我这儿也没锅碗瓢盆儿啊。”

众人面露惊奇之色,“感情您不住这儿?”

“emmmm,住是住这儿,就是啥都不会做,只能天天吃外卖。”

卜凡若有所思的看着岳明辉,”你这自理能力,还是一贯的不好啊。”

岳明辉插科打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四个人一起去楼下吃了煎饼果子,又磨磨唧唧好一阵子才分开来。

 

回到家,岳明辉长舒一口气。这群小崽子,味儿可真够大的······

手机叮了一声,岳明辉拾起来,才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叫做坤音三人浪的微信群里。

不过一会儿,又叮了一声。

李英超将群名修改为坤音四人浪。

岳明辉心里暖暖的。他们没有新建一个四人群,而是把自己直接拉进了以前的三人群。纵使他们之间有十年的隔阂。

 

日子还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过着。上班,下班,吃外卖,洗澡,睡觉,周而复始,几年如一日。

可有些事情,又在潜移默化中改变。

朋友圈里,多了三个忠实的观众,在彼此的文艺或耍酷下狂怼毒舌;消息列表里,多了一个置顶群,终日叮叮叮个不休。还有李英超甜甜的叫自己岳妈妈央求自己帮忙写数学作业,或是李振洋吐槽自己衣品到底有多差,也少不了卜凡定时定点的早安晚安快吃饭。

 

淡季如飞箭,忙季又到来。

进了十一月份,事务所大事小事不停,朝九晚五变成了朝九晚零,忙完一天开车回家,岳明辉洗漱收拾起来又磨蹭磨蹭的,等到上床睡觉就要一两点了。

这次他负责审计的项目是个老牌国企。人员杂,结构冗,盘子大,效率差。一天下来,身心俱疲。

微信一整天没有一分钟是肃静的。

岳哥会计出纳不配合啦,岳哥盘点对不上财务主管死不认账啦······

烦,很烦,烦中带燥,燥中是烦。

从九点坐下,他连口水都来不及喝。中午花了五分钟往嘴里塞了几口馒头,见点儿油腥就觉得难受,又赶上发清期,跑到厕所对着自己的文身来了一针,虽缓解不少,却还觉得心中有团火,不知道是因为发清期还是连轴转撑不住了。

晚上一连忙到十二点半,公司的人差不多都走干净了,他才走出办公室。一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连走路都走不成个儿了,头晕眼花,满脑子的账目跟放电影似得。哆哆嗦嗦的挪到地下车库,坐在车里,插上钥匙,却怎么也没勇气开车回去。就现在这状态,一个不小心就交代在路上了······

正打算在车里将就一晚上,手机响了,是卜凡的电话。

“唔,凡子,找哥哥有什么事么?”声音比平时多了几分虚弱,更显软糯。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不会还没回家吧。”

“嗯,我在,车库呢,马上,就,回家······”强烈的头痛让他说话断断续续。

电话那头的卜凡急了,“你别开车了,你等着,我去接你。”

“嗯······我等你,D座。”岳明辉实在难受得紧,也不跟这个弟弟矫情。

 

晕乎乎的,他感觉自己被抱在了一个温暖而宽大的怀里。是卜凡的气息。被人抱进怀里岳明辉心里踏实多了,于是把头更深的埋进那人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

这章着实写的有点儿散

就当是,承上启下吧

我可以拥有讨论么

 

 

 

 

 

 

 


评论(10)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