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理想国2 (abo)

进了卜凡的家,岳明辉倒不觉得拘束,脱了鞋三步走到那张舒适宽大的沙发上,大大咧咧的叉着腿,仰着头看着卜凡。

卜凡低头看了他两眼,转身去了厨房,不过一会儿,端着一杯水和一盘儿芒果出来了。

“吃点东西吧哥哥。”

岳明辉不推辞,接过了盘子,“没筷子啊。”

卜凡听了脸一红,心里怪自己粗心大意,赶忙转身回去拿。

岳明辉一个人住,懒散不讲究惯了,拉住卜凡,“行了行了,别麻烦了,咋吃不是进肚啊。”说完直接上了嘴吸。

卜凡脸红了,“你咋这样啊?你这个哥哥很不行啊。”

岳明辉笑笑,漏出小虎牙,“以前啥事儿没一起做过啊,现在倒嫌弃起来哥哥了。”

卜凡垂着眼。不是的,他们不是什么事都一起做过。他最心心念念的那件事,就从来没做过。甚至连提一提,都觉得是对哥哥的玷污。可他现在能对这个人说什么?能再见到已经要感谢上天感谢命运了,更多的,都是消想。

等岳明辉吸溜着吃足了芒果,才把盘子还到卜凡手里。

卜凡顿了顿,还是去厨房拿了筷子,把岳明辉剩下的芒果吃干净。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哥哥今儿晚上睡哪儿?”岳明辉只想快点结束这尴尬的一天,然后明儿一早就溜走。

“哥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岳明辉垂了头,泄了气,得,今天是绕不过这事儿了。

“嗨,我这不是舍不得京城这口饭么。”

卜凡点点头,声音又闷又委屈,”为什么不联系我。“

岳明辉耸耸肩,小声嘀咕,”嗨,我这不是,觉得你们怨我么。”

卜凡说的是我,岳明辉答的是你们。



卜凡歪了歪头,将脸埋进岳明辉的颈窝。像以前千万遍演练过的那样,亲密无间。

“我不怪你的。我只希望哥哥能得偿所愿。”

岳明辉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卜凡的头。心里沉沉的。

得偿所愿么?

说不上得偿所愿,但至少是求仁得仁了。



正如同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Omega一样,十几岁的他,从没想过会跟三个弟弟分离。那时候的他,所求所思,不过是考上一个好大学,做一份体面而有意义的工作,然后兄弟几个互相帮衬,走完这一生。可成年都未满,哪来的一生呢?想得太满,只能当头棒喝。

他们从小儿住一个大院儿里,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睡在一起。

他们的青春无论怎么回忆,都有彼此的痕迹。

断了骨头,连着筋。

可骨头,从来都不该断的。

嘴到话边,却变成,“嗯,得偿所愿了“,仿佛他就真的冷酷无情,自私自利。

卜凡把头埋向更深处,直接赖在了岳明辉怀里。

头发挠的岳明辉痒痒的。又不能推开这个十多年没见的弟弟。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例如你做什么工作呀?洋洋做什么工作呀?小弟学的什么呀?

卜凡一概不答话,只是趴着,兴致怏怏。



岳明辉轻轻拍着卜凡的后背,眼神柔和了不少,嘴角也溢出笑容,这片刻的温馨,还真是来之不易。

拍着拍着,倒把自己拍困了,眼皮都撑不开了,直接断了片儿。



再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king size床上。

身上的衣服,自然是被换成了纯棉舒适的睡衣,摸了把脸,啧啧,连脸都是被擦拭过的。

卜凡从小儿长得高,生活技能又是满格儿,岳明辉就从没把他当成过比自己小四岁的人。嘴上自称哥哥,却一直心安理得的接收着弟弟的照顾。



岳明辉从床头柜上抓了两把,抓到的却是卜凡的手机,准是昨晚照顾完自己落下的。

熟练的开锁,锁屏赫然是十几年前他十七岁时跟卜凡的合照。

两个人站在球场上,都顶着一头土里土气的发,穿着千篇一律的校服,摆着乡村非主流的pose,脸上写满了稚气与青涩。

可这么土的照片,他却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眼睛都要移不开了。

输入密码,0413,卜凡的生日。

密码错误。

岳明辉挠挠头,鬼使神差的输了个0711,手机竟真的解了锁。

忽然心里酸酸的,涩涩的。

很快,负罪感战胜了其他。自己真是太不是人了。

可哪怕再来一千次,岳明辉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说不在意这些情谊是假的,说没后悔过也是假的,但他求仁得仁,至少现在过得很好。

至少他还是那个放肆又骄傲的少年郎。



一个鲤鱼打挺,岳明辉起了身。卜凡已经坐在餐桌边儿上等着他了。桌子上摆的,是久违的煎蛋和小米粥。

岳明辉坐过去,把面前的饭吃了个精光。

”哥哥,晚上跟超儿和洋哥一起聚聚吧。我已经约好了,大家都很想你。“

吃人口软,拿人手软,更何况对方对自己兢兢业业照顾有加。饶是岳明辉晚上邀了同事泡吧,也只能硬着答应下。

更何况,要见的是他想了十几年的弟弟们啊。



两个人默默地坐在餐桌前,谁都不开口,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岳明辉叹了口气,有些话,还是要说开的。至于对方接不接受、原不原谅,就听天由命吧。

“你知道,我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实际上性格还挺要强的。从上学那会儿起,什么事我都想做到完美,就算做不到百分之百,也要达到百分之八十。”

岳明辉拿勺子搅动着面前的蜂蜜水,低声说,像是自白,也像是解释当初的奔赴异乡。

“留在国内,上一所三流的技校,做着最没技术含量的工作,像千千万万个Omega一样,我做不到。我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我也接受不了,你们看待我的眼神,由崇拜期待变为同情。”

卜凡点点头,看不出喜怒,像是思考了很久,末了才说,“我也接受不了我耀眼的哥哥,变成那个模样。所以我接受你不告而别,也从没有怨过你。我甚至想过,你一辈子待在英国,也很好。”

真好。有这样懂自己的弟弟真的很好。哪怕一个人苦守着曾经的合照日夜思念,也只愿自己在异国他乡得偿所愿。岳明辉的表情又柔和了不少。

有些阀门一旦被打开,洪水一般的感情和回忆便全都涌到心里。

那些干涸的裂缝,瞬间被滋润和治愈。

那片地,仿佛从来不曾经历干旱。

他们,还是最亲密无间的兄弟。

卜凡的脸突然泛起一阵红晕,嘴唇启合,欲言又止。

岳明辉拍了拍他的肩膀,“跟哥哥含蓄啥呢?”

卜凡思考了片刻,说出了心里的话,“我帮你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你从没被标记过,连临时标记都没有过——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岳明辉笑的张扬,“嗨,我以为你想问我啥呢。抑制剂你知道吧,虽然国内对这东西讳莫如深,一群老古董总觉得用多了不好,英国那边儿特普遍,就是价格有点儿高,每次买都肉疼的很。哎我跟你讲,你哥哥厉害着呢,有次出差,抑制剂给安检扣了,我也生生的挺过了那几天。其实这没啥的,冲个凉水澡就能撑半天。”

卜凡皱起眉,语气是里压不住的怒火,怎么会有人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怎么会有人这么倔强,“你不知道旁人会心疼的么,你其实可以——”

“凡子,你知道吗,忍耐和压抑有时候是为了更大的自由。我希望自己的每个选择都基于本心,而不是命中刻着的动物天性。比起被信息素、发清期操控,我愿意一个人扛。”

卜凡的眉心还是皱的紧紧的,形成一个极为形象的川字,却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

岳明辉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向来都知道。


////

我很喜欢文中岳岳的观念

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的初心

我可以拥有爱心和讨论么

评论(29)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