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理想国(abo)

虽然岳明辉抽烟喝酒文身交女朋友,但他真是个Omega。

准确的讲,他是个从不装B的Omega。

 

岳哥说了,性征这事儿,没啥可遮可挡的,都2018了,天赋人权,Omega又怎样?还不是一样加班赶进度,假期打篮球,饿了定外卖。

要说这片大陆有多文明开化,还真不见得。

只是岳哥在英国呆久了,一时接受不了国内对Omega的偏见。

 

事实上,大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小o是不从事高强度或高技术性工作的。普通人家的小o会在念完职业院校后从事一些最为基础的工作,然后实行半天shift。如囿于隔间的话务员,是小o不错的选择,然后他们只需要等待牵线的红娘,为他们介绍一个相称的alpha,由父家搬到夫家,继续从事这份简单基础又枯燥的工作。而富贵人家的小o,有些会玩儿票般的开个咖啡厅装装样子,但大多还是会赋闲在家,打打牌,逛逛街,带带孩子。

 

不过,也不是每个国家都如这个古老的国家一般刻板而守旧,大洋彼岸的英国,相比之下就开放的多。

岳明辉18岁分化以后便去了英国读书。在那里,读书可不分什么abo。

学什么专业,进什么学校,全凭本事跟喜好。

所以,分化算不上岳哥人生的拐点。在操场上挥洒汗水打球时推推搡搡,跟仇华的鬼佬互相diss从不含糊,遇上流氓强盗拎起搬砖就上从来没在怕的。偶有好友调侃似得问他,你还是不是o了,八成检查错了是个a吧?他总会笑笑,漏出可爱的虎牙,回答,嗨,都是大老爷们的,能有啥区别?

 

要说区别,还是有的。毕竟每个月的那几天特殊日子,着实让人忽略不了。

犯热,混沌,某处叫嚣着渴望,那种滋味,实在难受。

好在有抑制剂,一针下去,烦恼皆抛。

岳哥身强体壮人也糙,一针下去不过几分钟,就全面恢复活蹦乱跳了,然后该干嘛干嘛。

 

所以圃一回国,他是很不适应的。

拿着格拉斯哥的硕士毕业证海投,结果灰头土脸四处碰壁。好不容易遇到了没限制第二性别的单位,谈也谈的不错,结果一问性别,两边儿都傻眼了。合着人家没要求性别是因为,压根儿没想到会有o来面试。

 

好在,岳哥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大丈夫能屈能伸,曲线救国不失为一条途径。既然理工岗位强力拒绝Omega,他就选择对待性别相对温和的会计师事务所。

 

没错,迫于生活,得益于体格健壮与死不要脸精神,以及高学历加成,岳哥顺利成为某外资会计师事务所里,唯一的一名Omega审计师。

 

在大岳哥未入职前,同事们听说他们所里要进一个Omega,内心是憧憬的。所以那天,所有的同事们都穿的格外精神,甚至还喷了香水,就等着跟这个野性的小o发生段美妙浪漫的办公室恋情了。

结果他们等来的,是上身大背心儿下身短裤顶着一个鸡窝的糙汉岳明辉。

同事一脸黑人问号,“大兄弟,你是谁?走错了吧。”

岳明辉大大咧咧的找了个空位坐下,”我岳明辉,新来的。“

办公室所有人摆出一副黑人问号。这什么情况?这是o?这特么明明是个a吧!

岳明辉对同事的这副反应见怪不怪,语不惊人死不休,“要不晚上去酒吧喝一场?跟哥几个认识认识。”

 

同事们纷纷表示,有这样一个o,还不如没有。直接给这些初出茅庐的孩子们整心理阴影了。

试想一下,一个一米八三的举铁肌肉大汉在你身下婉转求环,这场景怎么想怎么觉得违和。

好在,年轻人的适应能力是极强的。很快,他们就适应了大岳哥的糙o人设。进而,彻底忽视了这个人的Omega属性。

 

海归硕士的学习能力不是盖的,加上事务所是个晋升渠道极其透明按年往上爬的地儿,岳哥在进入事务所的第六年,喜提高级经理一职,半只脚跨入精英阶层,成了AB丛中那唯一一点O。

 

8月是事务所的淡季,大岳哥贴了个抑制贴如往常一样晃悠到楼下的酒吧。一杯洋酒入肚,整个人都服帖起来,随着酒吧里的音乐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小曲儿。

“哥哥。”耳边覆过来的不知是何人的唇,气息扰的他心里有些痒。

岳明辉一个激灵。他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平素与人交往又没个正形,这般恭恭敬敬一板一眼的叫自己哥哥的人,只此一个,别无他人。

“凡子。”岳明辉头也不回一下,只是叫了那人一声,便举起空杯对酒保说,“hit me boy."

那男孩不懂,却也举起酒瓶往岳明辉的额杯子里加酒。

"That‘s right."

“你自己来这里很危险。”卜凡说起话来还是以前一般关心记挂的口气。

岳明辉的头终于扭过来了,笑的满不在乎,“嗨,我这一身肌肉腱子,有啥不安全的?”

卜凡的眉头锁得紧。

岳明辉最受不了他这样。

“成,我走还不成吗?”

卜凡拉住他,耀眼变换的灯光分辨不出表情,语气里倒听不出生硬或恼怒,”哥哥,我很想你。”

 

岳明辉突然就泄了气,任由他拉着。

自己到底是伤了这孩子。

 

任谁见了18岁以前的岳明辉,都猜不出他会分化成Omega。

他高考考了六百几十分儿,报的是南京航空航天的王牌专业。前途大好,无忧无虑。

可命运这玩意儿有时候就是这么操蛋。他竟然分化成了Omega。

南航是去不成了,电气及其自动化自然也是不许学的。

能咋办?去职业技术学院吗?去学文秘或速记么?在格子间里当个话务员么?

他设想过千万种人生,却唯独没想过这样的。

无力,无奈。

分化那天之后,他断了所有兄弟的联系,他没有办法面对那些仰望自己的弟弟,或是带有殷切期待的哥哥。他没那么勇敢,只想躲在壳子里。

其中,躲得最厉害的,找他找的也最厉害的,就是自己那三个宝贝弟弟。

消沉了一个暑假,岳父岳母心中不忍,一张机票送他去了英国。

 

隔着十二年,当初的痛苦折磨却清晰地很。一幕幕,一出出。

岳明辉的思绪有些恍惚了。竟然不知不觉间,便被卜凡牵着走上了车。

等到卜凡发动了车子,岳明辉才回过神来,“带哥哥去哪?”

“我家。”

岳明辉也没反驳,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了吸了两口。这些年,自己虽多经历了些苦头,但过得还算是风生水起滋滋润润,刚分化时那些强烈的不甘与愤怒,消了大半。倒不是屈服了,而是知道,这些东西,再也不能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可要说为何消了气还不联系这三个宝贝弟弟,则是另一回事儿了。曾经亲到一张桌子吃饭一个被窝睡觉,自己一声不吭的走了,任谁都不理,隔了十年,忽又叙旧,多尴尬。

时间是个好东西,能证明一些东西,也能消磨一些东西。

更何况,那三个人对自己,是有怨恨的吧。

可既然碰上了,对方又对自己说了那样一番情深义重的话,断然没理由拒绝他抛出的橄榄枝。更何况,铁石心肠的岳哥又不是真的不想念他们几个。

 

北京的路从来度不顺畅。喝过酒的岳明辉有些犯困的歪在座椅上。迷迷糊糊间,感觉一件衣服搭在了自己身上。

岳明辉不习惯,也有点受不了被这样悉心的对待,想都不想的说出,“大老爷们的,矫情啥?哪有这么矜贵?”

说完他就后悔了。

自己这哪里像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的样子?

卜凡顿了顿,“是,你什么时候需要过别人?”

话里有话,岳明辉听得懂。

 ///////

一周三更

我可以拥有评论么?

嘻嘻嘻


评论(37)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