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情人好么10(完结)

卜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岳明辉站在阳台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打着电话。夕阳洒在他的头发上,平生出一阵暖。

“哥哥——”抽了两包烟的卜凡声音嘶哑。

岳明辉赶紧挂了电话。一路小跑跑到卜凡身边,蹲在沙发前,把桌子上的水杯塞到卜凡手里,“再休息会儿吧。”

卜凡喝了手中的水,“不睡了,都六点了,我这就起来给你做饭。”

岳明辉拉住卜凡,心疼溢于言表,“凡子,你没必要这样的。你这几天太累了,别做了。”

卜凡固执的摇摇头,“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了。也不知道现在除了照顾你的起居,还能怎样对你好。”

岳明辉松了拉住卜凡的手。在他背后默声说,你不必补偿我,被骂也好,被扒也好,我都不在乎的。我只在乎你啊。

 

整整一个星期,他们都没出门。

肉鱼蔬果是便利店的小哥送上来的,饭是卜凡做的。累了便睡觉,醒了便腻在一起看碟玩游戏做爱。

他们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外面的地覆天翻,黑料也好洗白也罢,都跟他们无关。

岳明辉偶尔会一个人跑到阳台上接电话,表情凝重,声音也压得很低。

卜凡知道岳明辉工作繁忙,便推了推他,说,”哥哥,你不用每天陪着我,要是公司里忙,就让超儿来接你上班去吧。现在蹲守的娱记差不多也走干净了。”

岳明辉不说话,只是趴在他身上封住他的嘴,眼中含笑,全是深情。

 

撬开他们封闭世界的,是李英超。

卜凡看到李英超来了,赶紧去厨房洗水果。

 

“儿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英超一脸无奈的拿出一沓合约塞到岳明辉手里,岳明辉一个学工科的,看这些合约还是有些费劲的。他皱着眉头一张张翻着。

李英超看了看厨房那边,声音压的很低,“岳妈妈,凡哥的违约金差不多都理清了,共计几家广告商加起来是两千一百六十七万,我们谈的是分期付······”

 

“什么违约金?什么两千一百六十七万?”

厨房里走出来的人还端着果盘,甚至嘴角的笑意还没抹平——

岳明辉有些紧张,把那一沓合约塞回李英超的手里,站起来,扣着手,“没,没什么。”

卜凡三步跨到李英超身前,一把拽过来那沓合约。

触目惊心的天文数字,是扎在卜凡心中的刀,也是他跟岳明辉之间的刺。

这一刻他意识到,他跟岳明辉,这辈子都不可能平等了。

他欠岳明辉的,实在太多了。

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打在他手中厚厚的纸页上。

他哽咽,“哥哥,你能不能别这么好。我还不起的。”

自己哪里像个伺候金主的模特,分明是来向哥哥讨债的。

岳明辉笑的极好看,抱住卜凡,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用手为他擦拭眼泪,知道他觉得亏欠自己太多,于是故意说,“看把我们凡子委屈的。怎么还不起的,多陪我几年,就还清啦。”

卜凡哭的更凶了,“不够的。多陪你几年也不够。”

岳明辉顺着他,“嗯,不够不够,你得一辈子陪着哥哥,直到哥哥七老八十了,也待在哥哥身边。”

卜凡把头埋在岳明辉肩膀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我爱你。”

 

这是岳明辉第一次说爱他。

卜凡捧起哥哥的脸,重重的吻落在他唇边,延伸到口中。

沙发上的李英超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那个,我,我先走了啊,少儿不宜少儿不宜,我还是个宝宝······”

只顾着亲吻的两个人,自然是没工夫搭理他的。

 

随着事态的发酵,更多的蛛丝马迹被扒出来。包括卜凡那个转发了三年锦鲤的小号。

一切的转机,也都从这个小号开始。

 

用心的网友们翻完了这个小号三年来的几千条的微博。

第一条微博,像是自白,说自己跟学妹什么事情都没有,希望哥哥能回家。他很想念哥哥。

尔后的每一天,他都会发一条微博,三年里,风雨无阻。直到几个月前,大河商会晚宴结束的第二天,这个号还了愿,说哥哥回来了。从那之后,这个小号再也没有登陆过。

这一千朵条微博,每一条,都是一句话配一个锦鲤。

一千多条微博,说的都是一句话:希望哥哥能早日回家。

推算时间,网友们不难发现,当初那个让岳明辉离开卜凡的学妹,就是现在大热的小旦邢茜。

渐渐地,风向变了。

卜凡和岳明辉故事的时间线被粉丝大致的整理出来。

岳明辉跟木子洋相熟,在伦敦秀场上岳明辉通过木子洋的搭线认识了模特卜凡,很快提出包养他。包养价格据估计大于一千万。

一年后卜凡开始转型,通过综艺《是生活啊》吸粉无数,并在经纪公司的授意下与同为北服的学妹邢茜炒cp,两人的花边新闻满天飞。

邢茜与卜凡午夜一起回望山家园的热搜登顶后,岳明辉跟卜凡分道扬镳。岳明辉把望山家园的房子赠送给他。卜凡开通了那个转发锦鲤的小号。

几个月前,大河商会晚宴上,卜凡作为受邀艺人遇到参加晚宴的会员岳明辉。两个人旧情复燃。第二天,两人复合。卜凡登微博还愿。

这个故事瞬间吸引了无数腐女宅男,大家纷纷转发这条整理了时间线的微博,并说:这不是包养,明明是爱情啊。

 

卜凡再一次登上热搜:卜凡小号。

 

岳明辉对这条热搜饶有兴趣,打开这个小号,不禁湿了眼眶。把窝在自己怀里的男孩抱的紧了些,轻声说,”都是是哥哥不好,没有给你足够的信任······”

卜凡正处于将睡没睡的状态,听到岳明辉的话,眼皮都没睁一下,只是把自己更深的埋在岳明辉的怀里,声音带些困倦的含糊,话却干脆,“是我没给你足够信任我的信念。以后都不会了。”

 

不过一天,卜凡从人人喊打全网黑的“鸭子”“小白脸”“死基佬”变成“耿直可爱三年痴心不改的年下小狼狗”。

祝福,表白像前几日的谩骂诅咒一样一股脑的砸向他。

不过这些他已经不在意了。

已经拥有了挚爱之人的支撑,又怎会再在意那些纷纷扰扰一吹就散的诋毁或吹捧。

无数家媒体,杂志找到他,让他自己说出这段故事。

他本不愿意将私事公之于众,但——

现在的他,必得给敏感又多心的恋人,足以信任他的信念。

 

卜凡选了其中一家叫做一条视频的自媒体接受访问。他记得,岳明辉曾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过一条视频采访彭于晏片段。

他打开过那条视频,客观又理智,反响也不错。更何况,哥哥喜欢。

 

他原原本本的把一切交代,他知道,他会收到谩骂,也会收到一些理解,但一切都不重要了。人气什么的,就像浮萍,本就是没有根的东西。

他只想把哥哥所有的深情公之于众,他只想让所有喜欢他连同恶心他,厌倦他的人都知道,自己深爱着这个男人。

无论沧海桑田,哪怕世俗不容。

 

“那天是他26岁生日,洋哥带他到伦敦看秀。我的走位在洋哥后面,可能是缘分吧,他一下子就被我吸引了。后来我们三个一起吃饭。再后来,他就提出,要我陪他两年,两年后送我套三环以内的三居室。”

主持人有些诧异,“当时你只是个事业刚起步的模特,开出这个条件,真的是相当高了。”

卜凡微微笑了笑。“我当时年轻气盛,受不了这个。拿起包就打算要走。可他傻乎乎的,竟然以为我是觉得给的钱少了,又扣扣搜搜的说,顶多再加二百万。”

“他以为自己装的很酷,其实睫毛一颤一颤的,声音都在抖,一看就知道紧张的不行,弄得我心里软软的。突然我就不想拒绝了。真不是为了钱,他给我的钱,我一分都没动过。就是,一瞬间就对他动心了,只想把他圈在怀里亲。”

“其实那时候他刚从央企跳出来自己做生意,也没什么钱。一年挣个千把万,一半都开给我了。还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这么大方,分明就是喜欢我,怕我拒绝。”

“他还假模假样的跟我签协议,约定每周见一次。刚开始我还觉得是他嫌弃我。后来我才明白过来,他是怕我不愿意跟他在一起。”

“那时候我通告也不多,每次见面都给他做一桌子饭。然后等他下班回家。其实他没要求我做过这些,可我就是想做,就是想照顾他,想看他吃好睡好。你知道么,他这个人,一大把年纪了,还在国外生活过,可就是不会自己照顾自己,自理能力为负。分开的这三年,我没有一天不担心挂念的。”

“在一起一年了之后,我们关系变得更亲密了。就,一周里有三四天我是住在他那儿的。那会儿我经常觉得,一辈子这样过下去也不错。很幸福,也很踏实。”

“后来你们也知道,我去了《是生活啊》,流出一些绯闻,他就不大高兴。这都怪我,没有给他足够的信念,也没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不过,以后都不会了。”

“他把自己住的房子给了我,然后我们分开了。”

“我每天都在家里等着他回来。家里的布置,摆设,甚至是杯子,我都不愿意换。他没拿走的衣服什么的,我全都定时洗。就好像,他就只是去出差了,很快就会回来一样。”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三年。没有一天是不想他的。真的是煎熬,煎熬的快疯了。”

“然后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其实大河商会晚宴本来打算邀请的艺人不是我的,我跟主办方磨了老久,硬是换成我了。那天晚上,他一进来,我就认出他来了。“

“然后,然后我就拽他回家。他本来不愿意回去。我求了求他,他看我可怜兮兮的,就同意了。”

“也可能是我厨艺高超,第二天的早饭,把他折服了。他同意跟我再试试在一起。然后没过多久,就出了这档子事儿。”

“黑料满天飞,谩骂诅咒一股脑的都砸向他,我快心疼死了,他还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跑过来安慰我。他这个人,就是把什么都放心里,也不跟我说。这点一点儿都不好,得改。”

“我们在一起的事情爆出来的第二天,我窝在沙发上睡觉。他接了我的电话,知道违约金的事情后,跟我经纪人说,我的违约金他替我还。然后就真的一声不吭的把我违约金的事情全处理完了。”

“这么多违约金,他连告诉我一声的打算都没有。还是后来我在他公司的小孩儿那里听到的。他这个人,就这点不好,甭管是不是自己的责任,一股脑的往自己身上揽。我很心疼。”

“我很爱他。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这些天我就在想,哪怕这个行业容不下我了,我也不能放下他。”

“离了这个行业我也能活下去,离开他,我想都不敢想。”

······

 

视频很快被转发,传播。无数的祝福,理解,扑面而来。

朝夕间的改变让岳明辉有点恍惚,但更多的是气愤。这个傻孩子,就这样把黑历史明明白白的摊在众人面前,还要不要自己的前途事业了?

晚上,他拉着臭脸,一边躺在卜凡怀里,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刷着手机,口中嘟嘟囔囔,“凡子,你就这么说出来了,不怕以后接不到工作么。”

卜凡没心没肺的接到,”我这后半辈子都抵给你还债了,接不到工作,不是还有你么。”

岳明辉对他满不在乎的态度有些不满,伸脚踢了他一下,不重,“跟你说认真的呢。”

卜凡侧着头笑眯眯的说,“我这些天算是明白了,人气什么的,真没这么重要。今天喜欢你呢,给你留言评论,明天有点儿风吹草动,扭过头来就开始骂你。真相什么的,他们真的在乎么?这样的人气,我不要也罢。至于工作,在精不在多。”

岳明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吧唧在卜凡脸上亲了一口,“嗯,我家凡子长大了。”

卜凡在岳明辉额头上印了个吻,一把拽走岳明辉的手机,“想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干哈,睡吧。“

“诶你把手机给我,我又不是小孩儿了。”

“你就是。宝宝晚安。”一个吻落在年长的恋人脸上。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嗯,这感觉也还不错呢。

“晚安。”


明天怎样,谁也说不准。

但身边有你,我愿接受一切未知的挑战。 

 

 


评论(33)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