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情人好么9

卜凡又上热搜了。

以他现在的名气,即使不在宣传期,上热搜也是时有的事情。所以一开始,他甚至没有点进去。

直到经纪人打爆他的电话,他才如梦方醒的点开热搜,发现po在网上的,赫然是自己和岳明辉的照片、

 男人和男人一起吃饭,本是难以引起什么波澜的,只不过他们吃饭的地点,实在容易引起点网友的瞎想,尤其是宅腐基文化盛行的当前—— NOBU Beijing,怎么都不像是一般朋友吃饭会去的地方。

其实跟朋友一起吃顿人均三千块的饭菜也没什么,就不许日常节俭的新晋明星奢侈一把了?只不过他们吃过饭后乘的车,又被眼尖手快的网友拍到了——加长版幻影,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朴实无华的山东男孩卜凡会买的。

一场盛大的扒料开始了。

网友从岳明辉的照片搜到了他以前出席商会活动的照片,进而扒出了他的公司和曾经就职过的央企。再到他本科、研究生期间的履历,他曾经交过的男朋友、女朋友,他参加过的竞赛,他发表过的论文······全部赤裸裸的摊在所有人面前。

所有这一切,微博把它们归为一个名字,叫:卜凡的精英富豪朋友。

卜凡面色凝重的把手机拿给岳明辉,眼里满是担忧和焦急”哥哥,对不起,都怪我。”

笑容在岳明辉脸上有片刻的凝固,旋即恢复正常,还笑呵呵的安慰大男孩,“嗨,多大点儿事儿啊。不就是被网友扒拉出来我从小到大的黑历史么。不,我可不承认这些是黑历史,这是成长的痕迹——“

卜凡一把抱住喋喋不休假装不在乎的岳明辉,闷闷的说,“可能,这次不止这样······”

他们那天在饭店里实在太过亲昵。牵手,互相喂饭,眼神里净是瞒不过的爱意,他们甚至在车里拥吻······

没道理,被po出来的只是单纯老老实实的吃饭照。

卜凡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告,给网友深扒的机会,等一切酝酿发酵。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一整天,卜凡都满脸凝重的抱着手机,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哥哥会遭遇怎样的攻击与流言蜚语。

晚上十一点钟,岳明辉催促卜凡去洗澡。他这才放下手机,花了五分钟冲了个澡,冷静一下。

晚上十二点,微博著名狗仔王五儿爆出网友提供的照片。标题为:卜凡疑被富商包养多年。

照片有九张,前三张是卜凡喂岳明辉吃饭;后三张是卜凡站在酒店门口为岳明辉整理衣服。最后三张,是他们在那辆价格不菲的加长幻影中湿吻。

瞬间,卜凡gay,卜凡被包养的热搜双双冲顶。

千千万万条评论,转发,扑面而来。

越来越多的黑料被扒出。

卜凡三年多以前就出入每户房子价值千万以上的高档小区望山家园,当时卜凡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模特;不久前的大河商会岳明辉和卜凡共同到场;卜凡四年前曾在微博发过一个男人的背影,现在看来,是岳明辉无疑了······

岳明辉大学期间的微博,研究生期间的脸书和ins,公司官网,公司官微统统被找出来。

万千条谩骂,诅咒像大火一般扑上来。

岳明辉的手机被卜凡没收,他只是笑笑,既不气愤,也不闹脾气。甚至第二天,还让司机开着那辆在网上被传烂了的幻影接自己上班。

这个理工男,似乎完全忘记了网络暴力的可怕,以及国人的劣根性。

车停在写字楼的地下车库车库,司机刚一拉开门,娱记呼啦一下子从四下涌上来。

司机也没见过这阵势,求助的看着自己的老板,岳明辉皱着眉头,长吁一口气,”拦一下拦一下。“

奈何司机双手难敌四脚,娱记来势汹汹,直接把他俩分隔开来。

"请问岳先生是怎样认识卜凡先生的?是木子洋从中穿针引线么?”

“听闻岳先生大学曾跟同校女生恋爱并一同奔赴英国读研,您是怎样由异性恋转变为同性恋的呢?”

”卜凡身上哪些特质吸引了您并在认识一年后,甘愿奉上价值千万的房子呢?”

······

每个问题,都尖锐刻薄,每一个问题,都可以将卜凡打入深渊。

岳明辉少年得志,从没怯过什么。性向他可以大大方方的认,所谓成长中的黑历史也可以一笑置之毫不在意。

只是他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了。他有了卜凡,有了那个最洁净的少年。

岳明辉强忍住内心的不适感,深深吸了口气。

”Be quiet you guys,it's so rude. I have the right to keep silence, and Katto as well as me reserve the right to prosecute you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岳明辉中文说的黏黏糊糊又软软的,可英语说起来却凌厉又冷漠,打断了叽叽喳喳的记者。

岳明辉见状漏出职业假笑,“If there is any need, please make the appointments and contact my lawyer."

这人太冷静,又太强势。或许这就是少年得志的商人的真实面貌吧。娱记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瞬间失了主意。

司机见状扒开人群,带岳明辉走上电梯。

回到公司里,岳明辉立即嘱咐了员工不许对他的私事泄露分毫,一经查实,全员开除。

他原话是这样的,”钱我也挣够了,我是无所谓了。你们要是能好好干,心无旁骛的干,咱们下个月起,每人涨一千块钱工资。你们但凡有一个人多说一句闲话,就全部卷铺盖走人吧。”

公司里人本就不多,又都对岳明辉的业务能力很服气,每个人都保证,不会对娱记泄露任何消息。

安排完这一切,岳明辉转到李英超的办公室。

”儿子,咱俩换换衣服,再换换车,我这得回去一趟,你凡哥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第一次这般偷偷摸摸打游击似得躲开记者以及卜凡的粉丝回到家,发现卜凡还是呆坐在沙发上,双目低垂,盯着手机屏幕。

光洁的大理石茶几上,满满是摁灭的烟头,高热的烟灰把大理石面烫出无数个黑点。

岳明辉心里钝痛,抱住卜凡。

卜凡以前当模特的时候是吸烟的。后来开始做综艺和影视剧后,为了保护皮肤,便再也没有吸过烟。

岳明辉掰起他的脸,看着他通红通红的眼,一瞬间失了神。

自己还是毁了他。

如果当初没有自己心血来潮的抛枝,他本可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做他的模特,然后转型,成为明星,受万人追捧,有一个邢茜那样的女朋友,琴瑟和鸣,被所有人祝福。

而现在,他却只能躲在家里,一遍遍神经质的承受着那些谩骂。

”凡子,都是哥哥不好······哥哥当初,哥哥当初就不该拉你下水。“

卜凡的眼睛突然有了生气,他抱住岳明辉,”不,是我不好。是我害你被骂,害你不能正常工作,害你曾经的伤口被人扒出来。是我没保护好你。“

”可是,哥哥,你能不能别离开我。“

 

眼泪一下子就从岳明辉的眼眶里滚了下来。心里涩的说不出话。他把卜凡的头揽到自己的肩上,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泪。

他抚摸着卜凡的后背,”说什么傻话。哥哥怎么会离开你。“就算是个错误的开始,他也不舍得再终止。这个错误,他承担到底。

许是岳明辉的安抚让卜凡的心终于静下来,又或是他实在太累太累了。卜凡歪在岳明辉的肩膀上睡着了。

就在这时,卜凡的电话响了。上面写着经纪人三个字。

岳明辉从卜凡的手里拿出他的电话,给自己点了根烟,走到阳台上。

”咱们完了,新剧和新综艺的合约都跟咱终止了。咱们现在连广告商的违约金都赔不起了,美肌面膜家的文件已经传过来了,还有百草集的——“

岳明辉揉着眉心,打断了经纪人喋喋不休的算账,”你好,我是岳明辉。“

对面愣了片刻,语气带着不善的生硬,”麻烦找一下卜凡。”

岳明辉吐着烟雾,缓缓的说,”他一晚上没睡,现在才刚睡下——“

经纪人的火蹭一下冒上来,“睡觉?全公司都等他一个说法,都火烧眉毛了,他还睡觉?”

“没什么火烧眉毛的,他的违约金,全部由我偿还。你什么都不必告诉他。"

经纪人显然没想到岳明辉肯为卜凡做到这个程度。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哪怕是对电话对面这个商人来说。说大话于事无补,于是他善意的提醒,”岳先生,这不是个小数字。初步预计在两千万左右。“

”嗯,我想到了。我们公司的法务也是这样说的。你把那几家广告商的联系电话发给我,由我们跟他们协商。我的邮箱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

经纪人沉默了一阵,“感谢岳先生为我们解燃眉之急——”

岳明辉笑了笑,掐灭了烟,往客厅里看了看躺着呼呼大睡的卜凡。“是为了卜凡。这件事,就不必跟他讲了。他这傻乎乎的脑袋,估计也想不到违约金吧。”


评论(17)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