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情人好么6

30岁的岳明辉穿着一尘不染的黑色西装,打着漂亮的领结,踩着锃亮的皮鞋,来到大河商会的晚宴。

大河商会是三年前在王启的引荐下他才得以加入的。绝大多数北京的中小型企业家都想加入这个商会,以换取进入上流社会的船票,或是提前得到某些信息。在这个时代,信息就是金钱。

大河商会的晚宴每年举办一次,大多数会员会在这个日子带着伴侣或子女正装出席,煞有其事,并且写满野心或炫耀。

像岳明辉这般孤家寡人单刀赴会的,委实不多。

中年人的游戏场,总少不了请些演员名模寻欢,以彰显身份的非凡。

前年来的是知名影星,去年则是歌手,今年不知又是何方神圣。

对这些,岳明辉只觉得无趣的紧。

他已经拥有过这世界上最美好而热烈的明星,又怎会在意荧屏上那些裹着面具的好看皮囊?

酒杯交错间,岳明辉只觉得脑子里晕晕的。脚上穿的鞋子似乎也很不合脚,不甚柔软的皮质一遍又一遍的磨着他的脚踝。每次抬脚,都让他眉头紧锁。

 

左转右转,转到厕所准备脱下鞋子整理一下。

刚一迈进厕所,一个高大的身影掠过面前,坚硬的线条,冷峻的面容,分明是他分别三年的情人。

两个男人针锋相对,谁都不肯让谁一步。

岳明辉习惯性的扣手。其实他已经很久没做过这样的小动作了。只是这次见到卜凡,紧张与压迫让他不得不依赖于这种小动作来安抚自己。

卜凡也是习惯性的一掌拍着他的手上。脸臭的像岳明辉欠他钱一样。

四目相对,剑拔弩张。

岳明辉叹了口气,惹怒眼前这个一米九二的壮汉着实不是什么好主意。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能伸,示弱可耻但有用,“哥哥上个厕所。你要是有心叙旧,咱出去再说。”

卜凡默不出声,让开一点路,让岳明辉进去。

岳明辉打开厕所门,两只脚刚一迈进隔间,还未把门关上,卜凡便一下子扣住门,挤进这狭小逼仄的空间,反身把门插上。

岳明辉揉了揉眉心,身累心也累,“你这样哥哥怎么上厕所。”

卜岳弯了弯身子,把马桶盖上,又把岳明辉摁到马桶上,蹲在他面前,一手握住他的脚腕,另一只手扒下他的鞋子,然后扯下他的袜子。

从怀里掏出一枚创可贴,贴在岳明辉磨破皮的地方。

“刚才我就看着你走路不大对劲。找女士借了创可贴。”

“怎么不对劲了?”岳明辉下意识的问。

“你抬左脚的时候总是皱一下眉头,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么。”
“谢谢你······”岳明辉有点感动。

卜凡闷闷的嗯了一声,丝毫没有让他站起身来的意思。

尴尬的气氛弥漫在这小小的卫生间的隔间里。

岳明辉咬着唇,垂着头,看着地板砖。

卜凡歪着嘴轻笑了两声,带有几分轻蔑,又复把岳明辉的脚握在手中,把袜子给他套上,“你可真是被我伺候惯了,连自己穿上鞋袜都不知道。”

岳明辉被抢白的脸一阵红。

过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才传来卜凡闷闷的声音,带有几分小动物似的哀求——“那时我总归把你照顾的不错。这些年,你有没有,哪怕一次,哪怕任何原因,想起过我。”

岳明辉有了片刻的呆滞。

面前的卜凡,早已不是四年前他们刚刚认识时那个一文不名、任人鱼肉、青涩幼稚的孩子了。他变得更加成熟有魅力,也变成了万人瞩目的明星。

可他依然在几百人的宴会上,一眼看出了自己的鞋不对劲,蹲在这不足半平方的厕所里,蹲在自己面前,脱下自己的鞋袜,为自己贴上一枚借来的创可贴。

然后,用略带颤抖的声音问自己,——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自认为铁石心肠的岳明辉,觉得似乎有热乎乎的东西堵在自己的胸口,闷闷的,又酸酸的。

“怎么可能没想过,可······”

来不及反驳,岳明辉便被卜凡一下子捞起来,抱在怀里,一瓣唇印在他的薄唇上,舌头强势的撬开他的牙冠,舔舐着,临摹着他口中的寸寸领地。

吻不断加深,两个人的喘息声在卫生间里激荡,暧昧的气息在这狭小的空间蔓延。

卜凡的左手手不安分的覆上岳明辉的腰,先是隔着厚重的西装,而后探进他的衣内,直截了当的揉捏着他覆着薄薄一层汗的腰,而后向下探寻,一点点靠近那处思念已久的圣地。右手略带焦躁的扯开他的西服,解开他的扣子。

卜凡的吻逐渐向下,落在岳明辉小麦色的脖子上,最后重重的咬在胸前,研磨着,又吸吮着。

岳明辉被这新奇的体验激的一个趔趄,肢体软趴趴的靠在卜凡身上,下面某处却硬的发疼,嘴边流露出若有似无的呜咽,似是痛苦,又似在邀请。

卜凡的手终于摸到他某处的滚烫,岳明辉这才如大梦方醒一般一把推开这个男人。

由于用劲儿过大,卜凡撞在门上,自己也重新坐倒在马桶盖上。

卜凡用拇指擦了擦嘴上的唾液,似在回味,又似在思考。

居高临下,眼中是阴晴不定。

岳明辉心里发怵,怪不得保安总觉得卜凡不是什么好人,他不笑的时候,委实可怕。只是曾经,每当卜凡面对自己时,总裹着赤城的言笑。

岳明辉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别闹了,我们三年前就结束了。”

眼中还带着情yu,声音还透着缱绻,甚至下体的某处还坚硬着。口中却说着推开对方的话。

卜凡倒也没继续。理了理岳明辉的衬衣,重新把他的西服穿好,还不忘把他略微凌乱的发丝安排妥帖。

然后点点头,“哥哥说得对,叙旧,怎么能在厕所里呢。长夜漫漫,我们有的是时间。”说完扣住他的手,拉开门锁,打开门,大步朝会场的安全通道走去。

“明辉!”

王启迎面走来,看到卜凡煞气满面的拉着岳明辉,连忙喊住。

卜凡冷冷的扫过他一眼,“王总,我跟哥哥有事商谈,今天就此别过吧。”

“诶诶诶”岳明辉似要解释什么,焦急的看着王启。

卜凡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大步流星,连拖带拽的拉进安全通道。

而后,直接把岳明辉抱在怀里,三步并作两步走下楼。

卜凡把岳明辉塞进车里,蹲在他面前为他系上安全带。

一路上卜凡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搞得中年岳胆战心惊。

终于平安到达,岳明辉才舒了口气。看了看四周才发现,卜凡竟然还在在这里。还住在这套自己住了多年的房子里。

触景生情,岳明辉顿时失了反抗的兴致。想着再怎样卜凡也不会对自己来强的,心中少了几分紧张。

走到门前,卜凡摁住岳明辉的手,手指碰到指纹器,门被打开。

岳明辉讪讪的说,你怎么也不换个锁。

卜凡回过头,“我在等你回家。”

“欢迎回家,哥哥。”

  

 


评论(29)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