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的情人好么 5

“哥哥······”卜凡欺身把岳明辉抱在怀里。“能不能不分手。”

岳明辉只觉得头疼。忙了一天又一夜未眠的他几乎没有任何力气挣脱卜凡的怀抱,也就任由他抱着。只是说出的话,却铿锵有力。

“我们本来就不是恋人,何来分手一说呢。”

卜凡被他的话扎的生疼,孩子气又固执的说,“你说过,要包养我两年。这才一年,我不允许你走。”

以前卜凡最忌讳的便是他跟岳明辉关系中的包养二字。可他现在已经全然不在乎了。无论是包养也好,恋爱也罢,只要那个人是他,就够了。

岳明辉只觉得眼眶发酸,却保持一个成年男人的矜持,不让泪水落下来。

卜凡扣紧他,“哥哥对不起,昨天公司非让我跟邢茜一起吃饭,还灌我喝酒。我心里记着跟你有约,这才说了你家的地址······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岳明辉只觉得脑仁疼,“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你就当,我厌倦了吧。”

岳明辉觉得自己脖子上一片湿乎乎的,抱紧自己的身体也不住的颤抖,一时母爱泛滥,轻轻拍了他的背,“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关系。现在你越来越火,这很好,我很为你开心。只是,我不愿意再跟你继续下去了。我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没什么从一而终的操守,这你早该知道。你会有你的光明未来,我也有我的生活。就算再拖上一年,于你于我,又有什么分别呢。”

卜凡哭的更是凶猛,他知道,他的哥哥心软了,“有区别,跟你在一起多一天,我就能多开心一天。”

岳明辉的心一颤,说不感动是唬人的假话,但思量片刻,更多的是愧疚,岳明辉,你罪过大了。你不光玷污了一个孩子的身体,还污染了他的心。

气,早就消了一半,剩下的,是巨大的悲哀。

他知道,就算没有邢小姐,我们之间也会有无数个李小姐唐小姐王小姐。

又或者他们的问题症结根本不在于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而在于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的心早已历经往事千疮百孔,再无力去期待爱情的忠诚专一。

恋爱他不是没谈过,男的也好,女的也罢,最后总是厌倦分离。有时是自己,有时是对方。

爱情里哪有什么道德与对错,感觉到了,挡也挡不住,感觉没了,硬撑也无趣。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嫉妒了。嫉妒邢茜可以毫不隐瞒自己眼底里对那个男孩的爱意,嫉妒邢茜可以被万千人所祝福。而自己,是个长他四岁的商人。是个拿钱羞辱他的金主。

他知道,这很不好。这是爱上卜凡的记号。

他不知道卜凡对自己这点儿称不上爱意的眷恋能维持多久,也不清楚自己对卜凡的喜爱能支撑他们走多远。

爱情这东西,玄乎其玄,他不敢期待。

所以他选择放弃。

他年轻的情人无法理解年长的哥哥心中的顾虑,自顾自说,“哥哥,我以后都不会搭理邢茜了,我会跟公司说清楚,再也不炒cp,你别生气了,行么。”

岳明辉盯着他,“我把约定的东西都给你了,你怎么还不依不饶起来······”

卜凡红着眼睛,“我们约定的是两年,每周五都见面!现在才过去一半,你要走算什么道理。”

岳明辉气笑了,“少伺候一年我这么一个油腻中年,你不该高兴么?”

卜凡眼里愤怒与绝望交替,最后化作巨大的悲哀,”你觉得,我是该高兴么。我对你,我对你······”

不等卜凡说完,岳明辉便直截了当的打断他,“你对我怎样,不重要,我也不在乎。我对你,就仅仅是金主对金丝雀的玩弄罢了。哦,你的确跟别人有些不同,你还是个称职的保姆。”他不想听到卜凡的表白,这只会让他丧失理智失去判断。他宁愿用自己高贵的嘴,说出低俗而粗鲁的话语,狠狠的伤害这个孩子。

“可就算这样,我想待在你身边,哥哥。”卜凡眼里声里,净是哀求。姿态低进了尘埃。

“我说过了,我厌倦了。放开我,别让我恨你。”

卜凡像被烫伤一样,放开怀里的岳明辉。

“房卡你收好。过几天李英超会直接把过户材料寄到你公司。今天往后,我们两不相欠。”

“哥哥你住哪?”

“你岳哥,从来都不缺睡觉的地方。”

岳明辉消失在了卜凡的视线里,也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

 

 

卜凡搬进了岳明辉的房子。李英超做事干净利落,这座房子现在的户主已经变成了卜凡。

里面的所有家具摆设,衣服鞋袜,岳明辉统统没有拿走。

卜凡看着柜子里叠好的岳明辉的上衣裤子,和竹篓里堆着的属于岳明辉的没有洗过的袜子,总觉得岳明辉没有走,他只是出了趟远门,忙完了,总还会回家。

公司乘着他综艺大火的风,为他接下了不少新综艺,新代言,还有电视剧。他从模特,转身一变,成为明星。

卜凡工作起来很努力,甚至到了卖命的程度。不怕累,不怕困,不怕脏,不怕热,也不怕冷。背台词,对戏,样样都做到最好。一遍不行,他练两遍三遍,十遍二十遍。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卜凡从来不怕辛苦,他只怕闲下来。

公司很喜欢卜凡,长了副好皮囊又生了副好骨架,又偏偏这么努力,哪个公司会不爱。除了他一根筋,从来不炒CP。

卜凡曾经当着公司高层撂下狠话,要是非要炒cp,他马上走人,就算赔光违约金,也要一走了之。决心不可谓不大。

每当这时,卜凡的经纪人总会格外心虚。又说不上来为什么。

当年那出综艺结束后,卜凡跟邢茜搭过一次戏,观众看得热闹,当事人却尴尬的很。

卜凡一到剧组便脸一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好不可怕。

邢茜几次三番的跟他谈天说地东扯西扯,从北服的老师同学聊到秀场再到拍戏,卜凡始终一脸冷漠,即不接她的话,也没什么回应,只是点点头,或者摇摇头。

几次下来,邢茜也觉得索然无味,弃甲而逃。

只是两个人都是好演员,又是男一女一感情戏颇多,所以在观众眼里,便成了卜行cp持续发糖。

两个人的cp超话一路飙升,长年挂在前十的位置,雷打不动,坚挺的很。

 

岳明辉的日子过的安稳又充实。他的抵补套利项目终于开通了。王启出钱他出力,这些年赚的金箔满盆。

离开住了三年的三居室,他先是搬回了父母家,而后很快买了套大别墅,有花园,却没有花。

刚搬进别墅的时候,他觉得新鲜,请花匠为他在花园种满了玫瑰,却因为疏于打理,全部枯死。

他自嘲的对李英超说,自己命中缺爱,连玫瑰都养不活。

别墅很大,岳明辉一个人倍感寂寞,所以邀了李英超同住,木子洋也会时常留宿在他家。

他跟卜凡已经分开三年了,从27岁,长到了30岁,李英超都已经窜到了一米八五,梅西和C罗双双落败。看吧,一切都在变化。

他从没有梦到过卜凡,也很少想起他。

原来,抹去一个人存在的痕迹,竟是这么容易。

只是为什么,他的心,一直那么空呢。

空到就算抱着别的男人或女人,也觉得填不满。

所以他推开了那些人,落荒而逃,再没恋爱过。

 

 

 


评论(22)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