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情人好么 3

卜凡的综艺越来越火,人气也随着天气的转凉不断攀升。

他变得越来越忙,通告,邀约,一个接着一个。

这天下午,岳明辉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扣着手,一边掰扯着自己到底有多少天没见到自己的小情人了。

嗯,已经是第七天了。

就算是普通的金主与情人,那也得按照约定一周见一次啊。更何况他们还,多了那么一丢丢情谊在。

想到这里,岳明辉心里很是不爽。于是打开笔记本,自虐似得在微博里搜卜行产cp,看着照片里的一对狗男女说说笑笑,你侬我侬,岳明辉简直怒火中烧。定睛一看,竟然还有网友写他们俩的cp小说,还写的有鼻子有眼,就跟真的一样。

心力交瘁的岳明辉,啪一下,把电脑合上,趴在桌子上,烦燥的很。

兴许是这几天岳明辉都睡得极不安稳,他竟然真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正慢慢转凉,办公室里的冷气又尚未关,傍晚岳明辉迷迷糊糊起来时,才发现自己有多么不对劲。

喑哑的嗓子,沉重的脑袋,让他几乎站不起身来。

偏偏电话来的及时,岳明辉马上强忍着不适拿出一副精英范儿,“王总,您好啊。”

对面的男人没有岳明辉的客套,拿出一种熟稔的姿态,“明辉,上次跟你说的开立一个抵补套利项目有没有兴趣跟进一下?”

岳明辉扣着手,抵补套利是套利者利用不同货币市场利差以获得高于本币市场报酬,并通过远期外汇交易进行保值的套利交易,曾在国外留学,对各国外币市场都有一定了解的他曾经也想过开展这方面的业务,但一直苦于没有足够资金进行运作。而王启则是有钱没方向。所以当王启提出要投一笔钱给他让他全权代理做抵补套利业务时,他的确心动了。

岳明辉没多做犹豫,“王总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面谈?”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岳明辉揉了揉眉心,“好,就今晚吧。”                                   

 

“我记得你最喜欢吃宫保鸡丁,这家的宫保鸡丁很正宗。”王启熟稔又自然的往岳明辉的盘子里夹菜。

岳明辉向来不拒绝别人的好意,强忍着不适,“王总还记得啊。”

酒过三巡,岳明辉只觉得头昏眼花,四肢如灌铅一般,呼吸似乎也开始困难了。

“唔,我出去上个厕所。”

走进厕所,洗了把脸,岳明辉才觉得好点。

转了个弯,却刚好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并排走进一个包间。

男的高帅冷峻,女的婉转美丽,好一双璧人。

岳明辉鼻头一酸,赶紧躲了回去。岳明辉想,好在他的小情人没看到自己,否则着实尴尬。

回到包间后,王启看出了岳明辉状态不好又兴趣怏怏,便提议送他回去。

岳明辉自知自己没本事开车回去了,便乐得清闲。

回到家,开开门,几乎是闭着眼,几步走到床前,倒下,拉上被子,一气呵成,再无任何力气。

卜凡是十一点多到的岳明辉楼下。

他今天刚赶完通告,经纪人又偏偏耳提面命让他跟邢茜一起吃顿饭。他本不愿意去,可耐不住经纪人苦口婆心。受不了经纪人在耳边磨茧子,他最后答应了。

吃完饭送邢茜回到家,他已经很累了,但想到自己跟岳明辉已经一个星期没见过了,总觉得实在过意不去。于是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了岳明辉这里。

通常岳明辉睡得很晚,十一点便关灯,很是不正常。

但卜凡还是上了楼,打开了房门。

推开卧室,“哥,睡了?”

岳明辉正睡得迷糊,声音黏黏糊糊,“你怎么来了。”

卜凡一听便觉得不对劲,蹲在他哥面前,伸出手来摸了摸,“哥你这发烧了啊。”

“唔,没事,冻着了,你快洗洗睡吧。”

卜凡皱着眉头,脸拉的老长,出去了。

过了两分钟,手里端着热水拿着药,他先把水和药放下,扶起岳明辉,“来,把药吃了再睡。”

岳明辉机械的张开嘴,吞了药,咽了水。

卜凡把他放平,脱下他的衬衣和裤子,浸了把毛巾擦了擦他的脸,最后给他拉上被子,掖好被脚。这才去卫生间洗澡。

卜凡把岳明辉的手机拿过来,关上了早晨七点的闹钟,口中还振振有词,“都病成这样了,还想着闹钟,整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干啥。”

 

第二天岳明辉是被窗帘缝隙照进来的强光刺醒的,他一个激灵做起来,抓起手机,看到手机上那个大大的11:00,心里烦躁不堪。

竟然已经十一点了。

等等,闹钟为什么没响。

我的衣服哪去了。

昨晚是卜凡来过了?
岳明辉打开微信,最上面就是卜凡的信息:给你熬了海鲜粥,放在微波炉叮一下就可以喝了。喝完把桌子上的药吃了再走。晚上我回来陪你。

岳明辉挣扎着起身,走到餐厅,果真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大碗粥和几片药丸。

吃过饭吞过药后,岳明辉复盘了一下昨晚的情形。想到昨晚的状态,觉得对王启实在是不敬,便打了电话过去。

王启倒满不在乎,”你身体不舒服就应该对我说,自己硬撑着实在是太见外。”

岳明辉回到办公室,开始把昨天讨论的事情落实到纸面上形成一个完整的企划案。

一忙,就是一下午。                                       

再一抬头,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

岳明辉想到今晚自己的小情人就要回家陪自己了,里面收拾了东西驱车回家。

一路上他心情很好,不算昨天,这已经是他跟卜凡这一年多以来分离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回到家,唔,没有一桌子菜和一心等待自己的男人。

没关系,卜凡现在很忙,自己等他一次也是理所应当的。

岳明辉在国外上了两年硕士,却从来没自己做过饭,生活自理能力基本为零。但他总琢磨着,自己这么有文化,做饭这种事情,应该是难不倒自己的。

于是他走进厨房,洗了两个土豆,略微狼狈的打了个皮儿,而后人生第一次的把土豆放在案板上拿起菜刀切。

嗯,看来低估了做饭的难度。

平时看凡子切土豆感觉挺容易啊,怎么菜刀到了自己手上就这么不好用呢。赶明儿让凡子买个新的。

一分神,菜刀重重的落到了岳明辉左手的食指上。

瞬间血往外溢。

唔,那就冲冲吧。

于是自理能力为零的有文化有背景的岳明辉就举着手在手龙头下冲了两分钟。

好像,不大对劲儿啊。

等等,似乎要包起来才好。

岳明辉慌里慌张的跑回客厅,东翻翻西找找,却怎么也找不到药箱。想到卜凡昨晚才给自己拿药,知道卜凡肯定知道药箱在哪,于是打电话过去。

直到电话自动挂断,卜凡也没有接。

岳明辉举着自己破了的左手,安慰自己,嗯,也许他是在开车呢。

菜,他是没心情做了。

京瘫在舒服的皮质沙发上,心情越来越糟糕。

其实不用水冲了,伤口没过几分钟就自己凝固了。他也就不执著于打电话找药箱。

百无聊赖的等着卜凡回家,一等就等到了十二点。

就在岳明辉迷迷糊糊想要睡着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评论(12)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