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情人好么 2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短,刚好一年。

岳明辉不喜欢过生日,也从未跟卜凡提过生日云云,他甚至觉得,卜凡跟了他一年,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到底是哪天。

不过,他委实没什么期待。

结束了一晚的应酬,打开门,却看见卜凡猫在餐桌旁,守着一桌子饭菜和一个土里土气的寿桃大蛋糕,蛋糕上还写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岳明辉扶额,鼻子酸酸的,嘴上却不饶人,“你这是当你岳哥我有多老?这蛋糕,没个七老八十岁,真不敢吃。”

卜凡站起来,脸上有点挂不住,“这不是刚交完年租没钱了么······你别嫌弃啊哥哥,一片心意。”

岳明辉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下他这句话,心下了然,这孩子是在催自己交下年的预付款?“那个,不好意思啊弟弟,这几天哥哥忙忘了,明天一早,我就让财务给你转账。”

卜凡知道自己准是又说错话了,低下头,“别别别,你别给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岳明辉知道他脸皮薄,人又别扭,于是笑笑,不再言语,坐下拿起筷子。

“来,让哥哥尝尝凡子的手艺。”                   

卜凡连忙坐在岳明辉旁边,拿出火机把蛋糕上插着的七根蜡烛点上,“哥,你先许愿。”

岳明辉噗嗤笑出来,“我都多大岁儿数了,还整这些呢?”

卜凡不喜欢被岳明辉当做小孩,有点急,“你赶紧的,一会儿蜡烛就灭了。”蜡烛灭了,许的愿望就不灵了,他总执着于可以带给哥哥好运的每一个细节。

岳明辉不愿意拂了他的兴致,还真一本正经的许了个愿:这一年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

许完愿,岳明辉又郑重其事的一口吹灭了蜡烛。

卜凡依旧不依不饶,拉着岳明辉的手让他切蛋糕。

切完蛋糕,岳明辉往嘴里塞了几口,却见卜凡只吞口水不吃蛋糕,于是问,”你怎么不吃?”

卜凡脸有点红,“我这不是控制体型么。”

岳明辉看着卜凡那副馋鬼样,轻声说,“没事,就吃一点点,不会长胖的。”

卜凡几经挣扎,还是如了岳明辉的意。

晚上的性爱卜凡似乎格外卖力,细腻又绵长的前戏让岳明辉几乎要抓狂了,只得咬着枕头难受的扭动着身体示意卜凡快点。

卜凡的声音低沉又性感,“哥哥,叫出来我就进去好么。”

“唔,嗯,不好,不叫。”

卜凡耸身快速的进入,岳明辉吃痛的双手抓紧床杆,手臂上的青筋似要跳出来一样,嘴上却还打趣,“不是说,不叫就不进来么?”

“嗯,可是我想让哥哥开心啊······”

嗯,这真是包养到宝了。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喜欢的人呢。岳明辉心里想。

 

汹涌的浪潮过后,汗涔涔的岳明辉躺在浑身湿漉漉的卜凡的臂弯里,183的胸肌男在192的男模面前宛如一只纤细的小鸡。

“你要是不想来,明天可以不来了······”

身下的男人有点烦躁,“哥哥,我愿意来。”

岳明辉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忘乎所以,“那明天也要做。”

卜凡点头,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些,“好,明天也做。”

 那天过后,两人的关系似乎亲昵了不少,不仅不再囿于约定的周五见,一周倒有三四天一起住。就算不做爱,看着床上睡着的那个男孩,岳明辉也觉得施施然开心的要飞起来了。

岳明辉突然觉得,这样过一辈子,好像也不错呢。可又想到他们的关系,重重的叹了口气。一个电话拨给公司财务,“超儿,我发给你的那个一个账号,你往里面打一百万。”

对面的男孩疑惑,“这是你个人的卡······已经很久没用过了,岳妈妈你搞错了吧。”

岳明辉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孩子说,以免污染这个纯洁孩子的小心灵,于是支支吾吾,“我把卡给一个,一个朋友了。你打就行。”

怎么说也是跟木子洋厮混了两年的人,这些弯弯绕绕灵超马上了然,“可这里面已经有一百万了。还要打么?”

岳明辉心里一颤,”没动过么?“

”没动过”

“嗯,没动过也再打一百万过去。”他的小男友服务的那么卖力,他怎么能拖欠工资呢?

收到钱后的卜凡没什么言语,只是那天晚上的脸格外黑。

事后,卜凡少有的严肃,对岳明辉说,“那个,公司帮我接了爱奇艺的一个综艺······是个体验生活类的节目,就是大家一起做做饭什么的。每周一二三录制,一共四个星期。”

岳明辉愣了愣,旋即笑了,自家的男模样貌出众性格又好,早就圈了一票女友粉男友粉,微上粉丝都有十几万了,能上爱奇艺的综艺,也着实不稀奇。可两人刚迈进一步的关系,又要一朝回到解放前了,委实觉得扫兴。更何况,跟灵超一起吃饭的时候这孩子说过,这种生活类综艺,向来喜欢炒cp。正是因此,木子洋从没有上过这种综艺。

卜凡看岳明辉皱着眉头沉思,紧张的搓了搓手,“哥哥要是不想我去,我就不去了。”

没有几个人能当一辈子模特,男模特的路比起女模特又更加曲折难走些。岳明辉知道,这个机会对卜凡来说,太重要了。他怎么能因为自己卑鄙龌龊的心思,断送了这孩子的前途呢。

岳明辉扯出一个职业假笑,”好事儿啊,怎么能不去,来,哥哥带你去买几件好衣服,漂漂亮亮的上镜。”

 

周一一早,卜凡便跟《是生活啊》节目组一起乘飞机去了偏远山区,参加这款综艺的录制,手机也一并上交给了随行导演。没有了卜凡的早晚问候,岳明辉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里,随手搜了搜这款综艺。常驻嘉宾一共三男两女,从不关注娱乐圈的岳明辉自然是全不认识。于是一个个点开他们的百度词条,再后来,岳明辉干脆又去微博看了一圈。

综艺还没播,无数人就开始在《是生活啊》官博下cue卜凡和邢茜两个人好搭了。

嗯,同出北服,还是卜凡服表系的学妹,男帅女靓,可不配的很么。

岳明辉没了兴致,把手机一扔。

 

第一期节目一放出来,岳明辉就在办公室里偷偷的看了。

镜头里的卜凡man帅认真,会劈柴来会做饭,菜一剁锅一颠,便收获两个女嘉宾尖叫无数,尤其是邢茜,一口一个学长叫着,真让人心里不爽。

有这么夸张么?我都吃了一年了。这邢茜,不亏能接到网剧女二号,浮夸的很。岳明辉心中的诽谤仿佛一个小学鸡。

回到家,吃过饭后,卜凡有点害羞又有点期待的问,“哥,你看节目了么。”

不提这茬也罢,提了岳明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冷漠,”忙了一天,哪有时间看这些有的没的。”

卜凡知道岳明辉平日工作强度高,压力大,于是咽下了口边让他看看的话,“那,那就不看吧。反正我做饭,你整天都能看到能吃到。”

岳明辉听了这话,心情好多了,是这个理儿,女嘉宾再怎么围着卜凡叫学长,下了节目他不还是照样赶到自己家为自己洗手作羹汤?更何况,明眼人都看的出,节目上也就是邢茜对卜凡单箭头罢了。

岳明辉脸上漏出一个浅浅的笑,食欲大振,又多让卜凡给他加了一碗大米饭。

"你节目里做的那个麻辣鱼,怎么没给哥哥做啊。”

“唔,那个,我不是怕刺激你的胃么,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想吃明天中午给你做。”咦,好像漏掉了什么,卜凡凡灵光一现,“哥你诳我,还说自己没看,都知道我做的什么了。”

岳明辉老脸一红,“谁说我自己看的?都是洋洋跟超儿,在我耳边絮絮叨叨。”

卜凡凡不依不饶,“哎呦哥,你看看你,怎么这么死要面子呢,就不能不活的这么虚伪么?”

岳明辉放下筷子举起手便往卜凡头上招呼过去,“胆子不小啊凡子,知道取笑哥哥了。你这刚回来又要走,别做饭了,明天晚上带你出去吃。”

卜凡却不像往常一样想都没想就答应,他支支吾吾,“经纪人让我,出席个活动······明天下午就得过去。估计得到十点多。”说完心虚的瞟了岳明辉一眼。

岳明辉看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样觉得好笑,也没多想,“去呗,忙完再陪我就是了。我这还能不让你工作?哥哥我有这么无理取闹么。”

卜凡连声说,“没没没,哥哥你最好了。”

 

第二天中午,卜凡还是给岳明辉做了他心心念念的麻辣鱼。岳明辉一边辣的嗤哈嗤哈的吸气,一边往嘴里狂塞不止,“怪不得节目上的人都喜欢你,你可真是个宝。”

卜凡点点头,拿着杯子让岳明辉喝水,”那哥哥也喜欢我么。“

岳明辉放下手里的鱼肉,接过水杯,也顾不得辣的通红的嘴,”你这孩子,我不喜欢你,干嘛包养你呀。”

说完这话,岳明辉就后悔了,得,准是自己得意忘形了。这是他们两个人建立不正当男男关系后,他第二次对卜凡说出包养这两个字。

这孩子,心里准又难受了。

抬头看了看,这孩子却一副开心得不得了的样子,脸上的笑都快溢出来了。得,被自己这个油腻中年男子摧残的,少年已不复直白纯粹,都学会苦水往肚里咽了。

于是讨好似的挂上假笑,“你man帅有型,哥哥第一眼就相中了!”这话还是跟来自台湾的弟弟陈立农学的,现在就搬到了这里。

其实岳明辉会错了意,听到哥哥说喜欢自己,卜凡哪还会在乎包养不包养的呢?一颗心,早就像浸了蜜水一样啦。 

 卜凡从没想过,自己一个模特,会因为一部综艺从粉丝十万,一步跨过粉丝百万的坎儿,甚至还有了自己的超级话题。

如果他再多看看微博,会发现,他不光有了自己的超级话题,还有了一大票站邢茜和他的cp粉,并拥有一个热度徘徊在五环以内的超话——卜行。且随着节目以及卜凡热度的攀升,这个cp有望冲进前20。

所以,当他跟邢茜一起出席时尚之日,一起走过红地毯,自然而然的在微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一度登上实时热搜榜。

岳明辉平日里忙,所以他小男友和别的女人登上热搜的这消息还是灵超告诉他的。

岳明辉这才反应过来,哦,那天拒绝自己,是因为跟邢茜一起出席活动啊。

一脸吃瘪样的岳明辉心里自怨自怜,岳明辉啊岳明辉,你可是个金主啊,怎么这么委屈吧啦的,活像个怨妇似得。他卜凡胆敢谈恋爱,立马翻脸无情才是你该做的啊。

可他,还是不舍得啊。


评论(20)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