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做我情人好么 1

(俗不可耐的金主与明星的戏码

   卜岳是真,私设是我

    不喜勿进!

    peace and love)




倘若一个男人富埒陶白,那么26岁想必是他最好的时代。

岳明辉就是那幸运的一小搓人。而今天,恰是他26岁生日。

纸醉金迷尽日不息也好,声色犬马终年无休也罢,不过是红男绿女的川流不息中抓不住的梦一场。他虽沉浮于势利浮躁的商场,却怎么也习惯不了。

好友木子洋几经相邀,岳明辉应下了前往伦敦看他走秀一场。

投身商场的岳明辉不愿西装革履出入秀场,当即决定把木子洋的衣橱扫荡一番,最后穿上一件白色T恤,一件破洞牛仔。站在镜子面前,左看看,右看看,两下便在头上扎出一个小啾啾,似乎年轻了几岁。

木子洋瞥了一眼,“哟,老岳成小岳了。”

                                                                       

秀是好秀,可岳明辉却兴味索然。好不容易等到木子洋出场,目光却一下子被他身后的男人抓住。

那个男人比188的木子洋还要高上不少,冷峻又硬汉,怎么看怎么觉得,浓眉大眼,甚是好看。

秀场结束后,岳明辉头脑一热,拽住木子洋,“你身后那个小伙子······是中国人吧,不如一起吃个饭。”

木子洋瞥了一眼岳明辉,心里诽谤,这理由找的着实是烂。好在他与卜凡本就同为北服师兄弟,甚是相熟,于是大大咧咧的拽了卜凡,跟岳明辉一起吃饭。

卜凡本是有些犹豫,可架不住木子洋的热情,跟着木子洋上了这条贼船。

 

站在顶配特斯拉旁的司机穿的比岳明辉还像老板,一早便备好了车在外面等着,见到岳明辉走出来,打开车门,做了个绅士的请。岳明辉大摇大摆的坐上去。

看到这里,卜凡更加的犹豫了。看了眼身后的学长,眼神里全是疑惑。这阵仗,他真没见过。

木子洋推了卜凡一把,“愣着干啥,快上啊。”

特拉斯驶进切尔西区,看着车外的建筑物不断变化,卜凡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悄模悄声的对木子洋说,“这里的餐厅得贼贵贼贵的吧。”

木子洋白眼翻到天上,还故意大声喊出来,“卜凡凡,瞧你这点儿出息。又不是你花钱,是吧小岳。”

岳明辉从后视镜里看到卜凡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漏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

卜凡心里诽谤,洋哥这是从哪儿认识的二世祖啊,年纪不大,不学好,净知道浪费家里的钱。

 

最后,他们停在了拉姆齐餐厅门口。看着富丽堂皇的装饰,卜凡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岳明辉轻车熟路,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点完菜单,末了,看了一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木子洋和习惯性龟缩的卜凡,加了一句,“triple please。”

waiter心下了然,拿了菜单走了。

卜凡小心翼翼的看向木子洋,“菜点完了?”

回答的是岳明辉,“点完了。跟我一样的。”

卜凡心里盘算着,这二世祖,英语说的倒是怪溜。

 

从甜点到前菜主菜,皆是无可挑剔的精致。可这顿饭却吃的卜凡心里发毛。尤其是洋哥看他的眼神,揶揄中,不乏猥琐。

甜点还未上,木子洋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对岳明辉说,“小岳啊,实在对不住了,朋友急着找我聚聚,先走了。回国再联系啊!”说完还挤眉弄眼,煞有其事。

卜凡一听木子洋要离席,立马慌了神,“洋哥,你去哪儿,带着我呗。”

木子洋瞪了卜凡一眼,“我去找我小弟,你跟着干啥,吃你的饭吧。”

 

卜凡的头快低到桌子上了。

岳明辉的声音悠悠从对面传来,“我这么可怕?”

卜凡抬起脸,认真的看着对面的男人,这一看,才发现,这人长得可以说是肤白貌美了,还露着两个小虎牙,煞是可爱。嗯,的确没什么可怕的。卜凡瞬间坐直了身子。怎么说,我也是一米九二的青岛大汉,还能被这个一米几的人吃了不成?

 对面的人又是悠悠的说,”这么怕,还怎么做我情人呐?“

卜凡吓得叉子刀子一撂,看着岳明辉说不出话来。感情这一米几的人还真是想吃了我?

岳明辉言笑晏晏,长长的睫毛出卖了他的紧张,却硬要装作一副花丛浪子的模样,”你哥哥我呢,有文化你刚刚也看到了,背景呢,大概你也能猜到几分。哥哥去年刚从北京某个中字儿打头儿的国企高层跳槽出来,自己单干了有一年了。“

卜凡听得云里雾里,却想明白一件事儿,感情对面坐着的,是个竟是个真富豪,不是什么二世祖。

岳明辉的声音有点发颤,只可惜卜凡凡心里七上八下紧张到龟缩,丝毫注意不到对面男人强势下的局促,“你陪我两年,我给你一套三环的三居房,你要是担心一年后房价跌了或者哥哥诚心诳你买的地段不好,咱1000万起步,多退少补,你看怎么样。”

卜凡这算是彻底明白了。感情对面这位,是成心想包养自己来的。自己难道不是来跟学长简简单单吃顿饭的么?怎么上来就要被陌生男子包养了?如果拒绝这人均500榜的餐费谁出?现在逃走还来得及么?

卜凡脸色阴晴不定,最后停留在阴上,拿起包就要走,“哥哥你这,你这也,太瞧不起人了。”

站起身的卜凡在岳明辉面前犹如一堵墙,挡得岳明辉心里堵堵的,睫毛不停的上下乱颤,长长的虎牙咬在薄薄的一片下唇上,粉红色的嘴唇被咬过后变得几乎看不到血色。

“要不然,再加二百万。不能再多了。哥哥这刚自主创业,着实周转不开。”

卜凡忽然就鬼迷了心跳,他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对岳明辉说好。

 

那天晚上,月色格外好,岳明辉喝了很多酒,一张白脸被酒一晕,变得粉粉的。末了,他是被卜凡抱上车的。

司机把车开回岳明辉下榻的酒店。

卜凡很敬业的抱金主进了房间,为金主脱下穿了一天的鞋袜衣服,擦拭身体。像每个被包养的男模一样。

处理完这一切,卜凡躺在了岳明辉身边,撑着手臂看着岳明辉的脸,心中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堂堂一米九的汉子,怎么就答应当了这个素昧平生的男人的情人?也许是,岳明辉颤抖的睫毛,挠的他心里,实在太痒;又或是岳明辉一本正经又扣扣搜搜的样子让他想起买菜时的妈妈倍感亲切难以拒绝?

总之,不管怎样,他卜凡,今天算是有主了。仪式感爆棚的山东人,在手机日历上打了个标。

 

第二天岳明辉睁开眼,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卜凡,突然就没了昨日的气势,只觉得局促又难堪,却偏又装腔作势,不肯在面子上服输,“几点了?“

卜凡听话的看了眼手表,”十点了哥哥。“

岳明辉听这声哥哥很是受用,示意卜凡拉他起来,他从皮夹里拿出张卡,“这张卡里呢,有一百万,就算是预付款,你先收着。咱们每周,每周见一次吧,就周五吧,你要是对时间不满意,可以再调整,不过我只有周五空闲的时间比较多。你如果没什么意见,那咱就这么定了。你要是不放心想签合同的话,回国哥哥就签给你,你看怎么样。”

饶是卜凡做了一夜的心理建设,也难以伸手去接那张银行卡。最后还是岳明辉硬塞进卜凡兜里的。卜凡只觉得,兜里的那张卡,似火一样烫人。

“合同,就不用了吧。”反正他本来,对三环的房子,也没什么执念。

 

岳明辉磨磨蹭蹭的梳妆打扮了一阵子,收拾完已经差不多该赶去机场了。

卜凡心里从未如此感激过别人的磨叽,好在是躲过了相识第二天就为爱鼓掌的这出戏。

 

回国后,卜凡依旧每天住在他那五环边儿上的60平米出租房里,每天过着不是训练就是打游戏的日子。他几乎要忘了自己是有金主的人。除了每周五。

卜凡虽说是被包养了,但岳明辉从不限制他的自由,也从不提什么要求。

岳明辉总是很忙,平日里连微信都很少给卜凡发一条。卜凡每天早中晚订好了闹钟的发微信给岳明辉问号。早晨是,早安,别忘了吃早饭。中午则是问,吃午饭了么?到了晚上,则是问回家了么?快休息吧。每天如此,活像是例行公事。

岳明辉从没有过不回信息的记录,但回复的,却也如同标准流程:早安,好的,知道了。

卜凡看着微信置顶上岳明辉的头像,心里空空落落的。打开对话框,发了个早点回家休息过去。卜凡拉下通知栏,看到上面写着星期四,把手机扔到一边,烦躁的很,他知道,今天岳明辉是不会跟他见面的。

岳明辉永远只会在周五找他。有时卜凡周五有训练,岳明辉便亲自开着车从卜凡公司楼下等着,倘若卜凡没有训练,卜凡则会提前三个钟头出门,先去小区旁边的菜市场买好鱼肉虾蟹青菜水果,再打辆滴滴,拿着岳明辉给他的钥匙,打开岳明辉家的指纹防盗门。洗好菜,把肉和海鲜顿在锅里,连人带饭,等着他的金主回家。

他时常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用指纹打开这扇门。虽说结果都是打开这扇门,但卜凡总觉得,差着点儿事儿。

起初的时候,岳明辉回到家看到一桌子饭菜和一旁系着围裙满头大汗笑脸相迎的男人着实吓了一跳,心里一酸,却怎么都不肯抛下自己霸道金主的人设,打趣道,“怎么,包男模还附赠保姆业务?”

卜凡尚年轻,不知道怎么收敛情绪,岳明辉眼睁睁的看着卜凡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整个人笼罩在阴云之下。

岳明辉讪讪的坐下,拿起碗便要喝一口鱼汤,却被烫的一个列白,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卜凡抽了几张纸巾,伸开手,低沉的声音说,“吐出来。”

岳明辉还没来得及反应便依言照做了,看到卜凡起身把纸丢掉才觉得此举着实不妥,有失教养,像个大腹便便又作威作福的中年油腻男子,于是讪讪的开口,”你······“

卜凡接了杯水,坐回来,塞到岳明辉手里,语气不善,”这难道不是被金主包养的男模该做的么。”

岳明辉低下头,心里涩涩的,却硬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只是从那以后,通透如他,再也没有对卜凡提过包养那两个字。

吃过饭后,卜凡会陪岳明辉看会儿电影,或是岳明辉陪他打会儿游戏。这是少有的温情时刻。

尔后,他们会先后洗个澡,躺在床上做爱。

岳明辉常年累月伏案学习工作,所以腰上落下了毛病,每次做爱,卜凡都会让他趴在床上,然后从后面进入。所以卜凡从不知道他们做爱时岳明辉的表情,到底是沉迷,还是轻佻,亦或是满不在乎。

岳明辉很少在做爱时发出声音,无论痛苦还是快乐,除非那日的他,有过应酬喝的微醺。

卜凡心里很郁闷,他的金主,似乎没有沉溺于自己年轻又鲜活的肉体中,他更看不出包养自己会给岳明辉带来什么好处。他也会时常怀疑,在岳明辉心里,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是用时便招来,不用便丢在一旁的物件吧。



ps 欢迎爬虫 欢迎批评 无论是剧情的设置还是遣词造句!你们的建议是我进步的源泉! 

 


评论(22)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