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郁华很靠谱 坑品有保障

【卜岳】咱俩只能到这儿了(一章完的小甜饼)

岳明辉顶着一头鸡窝站在阳台上,手臂撑着栏杆,活像个失恋的油腻青年。

哦,不对,92年的他,在卜凡眼里,已经是步入中年的大叔了。

想到这里,岳明辉的眼里的光,彻底灭了。

这不知道是他第几次一身落寞的一个人半夜杵在阳台上了,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但这般鬼样子是如何开始的他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的,16天前,确切的说,是自从卜凡在访谈中说了那句,“只可惜你是个男的,咱俩就只能到这儿了。”

偏偏经纪人耳提面命的让他们几个戒烟,否则在这萧条的晚上,至少他西城岳少,还可以假模假样的吞云吐雾矫揉造作的装潇洒。而此时,他却只能对月叹息,把这点儿不足与外人道也的龌龊心思一股脑的往肚里咽。

也许是咽了太多苦,又或许是北京初夏的风里还夹着冬日里的刀子,总之,岳明辉现在胃很疼。

岳明辉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挪到床边,就着天边那一抹月,一遍揉着自己的这颗老胃,一遍看着床上那个磨人的始作俑者。

突然,卜凡就睁开眼睛了。                                

岳明辉吓得往后一撤,有些尴尬的摸了把头。兄弟俩就算熟到一张床上,但哥哥大半夜不睡觉一脸胃疼的盯着弟弟看,也是十足尴尬的。

“那个,我有点儿胃疼,这不就坐起来了......”

卜凡皱着眉头盯着岳明辉,末了“嗯”了一声,算是应了岳明辉糟糕的说辞。

岳明辉讪讪的躺下,背对着卜凡。

过了大概三分钟,卜凡叹了口气,起身,下楼给岳明辉接了杯热水,又从柜子里拿了三九胃泰,冲进杯子里。他把杯子放在嘴边,吹了又吹,末了还尝了口,像是在试温度。确定了温度适中后,才把杯子端给岳明辉。

这气氛,着实是太暧昧,似要将岳明辉溺死在这温柔里。这气氛又太诡异,似温情,又似折磨。岳明辉接过杯子,两口便喝完了。倒头枕在枕头上,依然是背对着卜凡的姿势。

卜凡却突然靠上来,一个温暖的手掌刚巧覆在了岳明辉的胃上,言语里带着几分责怪,“大晚上的,出去吹冷风,你不胃疼谁胃疼?”

岳明辉鼻头一酸,硬是没说一句话。

第二天一早,生活能力与年纪不成正比的队长是被卜凡叫起来的。

“老岳,起床了,再不起床扣钱了。”与昨日无异,与十六天前也无异。

岳明辉眯着眼思考片刻,怎么会有异呢?自己这点心思,卜凡向来是不知道的,就算说出那番话,也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俩人关心再怎么亲密,也只能到这儿了。

多一分,便是过线。

退一分,便是难堪。

好不残忍。

岳明辉慢腾腾的站起来,慢腾腾的飘到洗漱间,慢腾腾的洗脸护肤搞头发。

他知道,卜凡一定会等他,哪怕这些在卜凡眼里都只是兄弟应该做的,他也对这份温情,眷恋的很。就这样吧,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自己这颗心,早也在红尘中几经历练。

没有行程的日子,是周而复始的训练。体能,唱歌,跳舞,rap。

比起高强度的训练,闲下来时,才是最要命的。

灵超跟木子洋扭打在一起,卜凡一言不发或是站着或是坐着像是在放空,而自己,则是盘着腿坐在地上,看着地板忍受这份煎熬。

这日子没法过了。

岳明辉站起身,拉开门,走出去。

门又“嘭”的一声被关上。

都是敏感的孩子,灵超跟木子洋识趣的安静下来。灵超那胳膊碰了碰卜凡,“凡哥,你跟我岳叔这是怎么回事?”

卜凡有些烦躁,拿手挠着本来就短的头发,“瞧你这话问的,我们能咋?”

木子洋拿眼瞥了一眼傻大个儿,一针见血,“放在平时,岳哥有点啥风吹草动你早追上去了,还轮得到我们在这问?”

卜凡眼里没了神,口中喃喃,“我们怎么了,我们还能怎么着啊。”

我们啊,在一起没日没夜的练习,挥汗如雨;我们啊,喝一瓶饮料吃一块儿面包;我们啊,甚至睡在一张床上,只要稍微一动,便可以触到对方滚烫的肢体。

已经亲昵至此,他本该再无怨言。只是自己为何偏偏渴望更多,为何偏偏这般想要,拥他软萌软萌的队长入怀,片刻都受不得离开。

所以他会在访谈中说,我们的关系,就到这儿吧。

是提醒,也是无奈。

最后,出门找岳明辉的,是木子洋。

“都说是凡子对你一腔热血的黏在你身边,怎么,咱西城岳少最后倒是把自己绕进去了?”成年人总是看的格外通透,话却说的多留几番余地。

岳明辉的薄唇微启,一如既往的缄口不言,把话咽进心里。

他对我,是对兄长,而我对他,却多了几分绮念。

木子洋看不得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这副受气媳妇样儿,“说不定凡子跟你是一个心思呢?”

岳明辉讪讪的,带着成年人的怯懦跟逃避,“我,我对凡子什么心思了?你可别瞎想,我这就是有点累。”

木子洋白眼飞到天上,“瞧你俩儿这别扭样儿。”

木子洋走后,岳明辉又站了很久,直到腿都麻了,才回过神来。刚迈开腿准备回练习室,便腿一软,跌进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岳明辉一下子弹起来,“凡子······”

卜凡看着岳明辉,黑色的瞳孔里似有千万种情绪。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岳明辉在心里默念。

别让我,再对你抱有什么幻想;也别把我圈在你纯粹的友情中,走也走不出,逃也逃不掉。

卜凡说的很是认真,一板一眼,似是宣言,“你最近,是在跟我闹别扭吧。”

岳明辉心中一激,忙忙摆手,带着中年人的虚伪假笑,“这都哪跟哪儿啊,你岳哥我是这么小心眼儿的人么······”

此话一落,算是落实了岳明辉心里有疙瘩的事实。

饶是卜凡一根筋,也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

卜凡似在犹豫,又似在斟酌,“是因为那天采访,我说咱俩只能到这儿了么。”

岳明辉嘴唇张张合合,心脏似乎要跳出来了。

“没,没有的事儿······”

卜凡眉心皱成一个川字,四两拨千斤,“所以哥哥是想,再进一步?”

这话一说出来,岳明辉嘭嘭嘭个不停的心突然漏了几拍,却不打算反驳,被识破了这份龌龊的心思,反而觉得释然,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耸耸肩,“你一定觉得我是猪油蒙了心昏了头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我怎么,怎么就······”

没等岳明辉把话说完,嘴便被卜凡的唇堵住了。

这个吻,温柔又缱绻,细腻又绵长。

岳明辉突然觉得,这辈子,值了。

卜凡似是不确定的离开岳明辉的唇,声音里有些急,“哥哥,我,我应该先给你表白的,这下子全乱套了,哥哥你不会生气吧哥哥。我一直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看到你笑我就贼高兴,看到你漏出的虎牙我就觉得,怎么世界上有你这么可爱的人。我早晨想你中午想你晚上还想你。可我不知道你对我怎样啊哥哥,我不敢问你,只能告诉自己,咱俩就只能到这儿了······你要是还觉得委屈,不如你打我一顿骂我一顿,成么?”

岳明辉脸上的笑容咧的大大的,一把把卜凡揽在怀里,“哥哥也喜欢你,凡子。”

两个人在阳台亲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太阳下山,天气转凉,岳明辉的一个喷嚏,才将二人拉回现实。

两个人带着一脸的红晕,一前一后的走回教室,却发现木子洋跟灵超直勾勾的盯着他俩。

木子洋跟灵超交换了个眼色,心里都有数儿,就他俩脸上这绯红劲儿的,今天准是成了。


 


评论(11)

热度(272)